-

洶湧的嘉陵江上,一隻大船緩緩行駛在江麵上。

六隻小船分散在大船兩側,正在拚命鑿船。

大船上,弓箭手已經從箭袋中拿出箭矢。

可是誰知道就在這時候,水匪們竟然舉起盾牌,把頭頂罩得嚴嚴實實。

而“嘭嘭嘭”的鑿船聲還在繼續。

侍衛隊長心急如焚,從旁邊拿起一杆長矛,想要捅開水匪。

可是禦林軍製式長矛隻有兩米左右,而大船甲板距離水麵足足有一丈多高,長矛根本夠不著。

侍衛隊長無奈,隻好握緊長矛,用儘全力投了下去。

嘭!

長矛直接紮透盾牌,釘在持盾土匪肩膀上。

土匪慘嚎一聲,翻身落水。

因為這兩天的降雨,嘉陵江此時的水流非常急,土匪隻是在水中冒了兩下頭,然後就不知道被捲到了哪裡。

鑿船的聲音也因為這個變故停了下來。

可是不等侍衛隊長高興,就看到水匪小船上的盾牌同時收起,露出躲在盾牌下的弓箭手。

此時很多侍衛隊員都伸著腦袋往下看呢,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五六個成員直接被射中眼睛、額頭等要害部位,當場死亡。

還有三四個被射中嘴巴、耳朵等地方,僥倖撿了一命。

所有侍衛隊員都嚇得把腦袋縮了回來。

侍衛隊長也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剛纔要不是他反應快,恐怕也中了招。

土匪們見侍衛也拿出弓箭,馬上又舉起了盾牌。

下一秒,鑿船的聲音再次響起。

而且比之前更加急促。

“找死!”

侍衛隊長冷喝一聲,又拿過一杆新的長矛。

下一秒,又有一名水匪落水。

九公主在船艙也聽到了外麵的動靜,眯著眼睛思考一陣,然後直接起身打開艙門。

“殿下,你乾什麼?”沁兒慌了,閃身擋住九公主:“水匪已經到了船下,外麵到處都有可能出現流箭,您現在出去太危險了!”

“你看看外麵的江水,如果船被鑿沉了,沁兒你覺得咱們還能活下去嗎?”

九公主推開沁兒,走出艙室。

沁兒趕緊跟上,警惕的盯著左右。

兩人轉過拐角,正好看到侍衛隊長在往下投擲長矛。

可是長矛不是侍衛隊的主兵器,他們帶的數量不多。

九公主和沁兒看到的這一杆,就是最後一杆。

投擲完之後,侍衛隊長到處尋找其他可以投擲的東西。

結果東西冇找到,卻被九公主嚇了一跳。

“殿下,您怎麼出來了?”

九公主冇有回答侍衛隊長,而是也在打量四周,尋找可以對付水匪的辦法。

隻不過九公主的表情比侍衛隊長冷靜得多。

掃視了一圈,九公主突然指著桅杆說道:“秦隊長,把桅杆砍倒!”

“桅杆?”

侍衛隊長猛地一拍大腿:“對啊,我怎麼冇想到呢?”

長矛夠不著水匪的小船,但是桅杆肯定可以啊。

侍衛隊長馬上喊了幾個手下,掄著戰刀劈砍桅杆。

哢嚓!

碗口粗的桅杆,被從根部砍斷。

不用隊長吩咐,四個侍衛一起動手,把桅杆抬到甲板邊緣。

桅杆的底端和碗口一樣粗,但是頂端卻隻和茶杯差不多。

侍衛隊長抓著頂端,示意手下抬起另外一頭,把桅杆扔了下去。

桅杆好像鐘擺一樣,砸向第一條水匪小船。

水匪被砸得落水一半,不過桅杆也停了下來。

製作桅杆的樹木必須結實,也非常沉,但是侍衛隊長硬是把桅杆提了起來,對準兩麵盾牌的縫隙,用力搗了下去。

哢!

桅杆的下墜之力,再加上侍衛隊長的恐怖力量,直接把水匪的小船搗了個窟窿。

一船的水匪都被捲入江水之中。

侍衛隊長冇空去看他們是否被淹死,吃力的提著桅杆,向第二條小船挪動。

水匪頭目發現了侍衛隊長的打算,立刻下令,讓第二條小船暫時離開。

侍衛隊長無奈,隻好提著桅杆,又向第三條小船挪動。

可是當他快要挪過去的時候,第三條小船也跑了。

而第二條小船卻又回到了之前的位置,繼續鑿船。

“不行,這個辦法也行不通。

九公主秀眉微蹙,繼續掃視周圍。

可是這一次她卻冇有找到能用的東西。

正著急呢,突然聽到沁兒喊道:“殿下,你看前邊,好像是鎮遠鏢局的旗子!”

“鎮遠鏢局?”

九公主抬頭看向前方。

之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水匪吸引,不知道什麼時候,江麵上出現了一艘大船。

那艘船比九公主乘坐的這艘還大得多,好像拉著很重的貨物,船舷吃水很深,行駛速度也非常非常慢。

一麵繡著“鎮遠”的黑色鏢旗,被風吹得獵獵作響。

其他行商遇到水匪、土匪劫道,基本上都是乖乖繳納過路費。

但是鎮遠鏢局不一樣,從來不向任何土匪妥協,遇到土匪劫道,直接就是重弩開路。

真的打不過,扔下貨物就跑,回去叫更多的人過來。

開發隔壁郡城市場的時候,就曾經遇到一股規模數百人的土匪攔路,殺了兩個金川商會的夥計,張涼得到訊息,直接集結了兩百鏢師,發動強攻打下了那股土匪的老巢,然後在山下吊死了所有土匪。

從那一次之後,一般土匪見到鎮遠鏢局的旗子,就好像老鼠見了貓,轉頭就跑。

一般鏢局遇到下雨,都會收起旗子,但是鎮遠鏢局不是。

旗子就是鎮遠鏢局的標誌!

這個傳統,也被關柱子保留了下來,隻要是運貨,必然把鎮遠鏢局的旗子掛出來。

效果也非常明顯,鹽礦開辦以來,關柱子共送了好幾次貨物,一次水匪也冇遇到。

“沁兒,這下咱們不用擔心了。

九公主提著裙子跑回船艙,用綢布匆匆寫了一封信交給沁兒:“快,射到鎮遠鏢局的船上去!”

那艘大船正是關柱子帶領的貨船,拉的是礦鹽,要送回金川渡口。

關柱子和幾名鏢師站在甲板上,正看著水匪和侍衛的戰鬥呢,突然遠處飛來一支箭矢,釘到甲板上。

“老子隻是看個熱鬨,衝老子射箭乾什麼?”

雖然箭矢距離較遠,但是關柱子還是被嚇了一跳:“本來想救你的,可是你竟然拿箭射老子,不管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越成古代小鐵匠金峰,穿越成古代小鐵匠金峰最新章節,穿越成古代小鐵匠金峰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