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作為嫡長子,秦鎮一直都是秦家三兄弟中最出色的一個。

或許為了收買人心拉攏秦家,六歲的時候,皇帝就指派大內高手收秦鎮為徒,親自教他武藝,還允許他在宮裡和皇子公主一起讀書。

秦鎮也很爭氣,十六歲就在禦林軍的比武中拔得頭籌,被皇帝任命為貼身侍衛之一。

這麼多年來,又經過多次提拔,成了皇帝最信任的人之一。

秦鎮的父親秦澎已經上了年紀,朝堂所有人都能看出來,皇帝這是在把秦鎮當做秦澎的接班人來培養。

所以一直以來,秦鎮都是驕傲的。

可惜,金鋒纔不慣著他。

秦銘的二哥秦鐘,雖然待遇比起哥哥差了一截,但是也被皇帝安排到了太子門下,帶領東宮六率。

日後太子繼位,秦鐘就是從龍之臣,地位自不用多說。

所以三兄弟中,負責保衛九公主的秦銘,是最冇存在感,也是最冇前途的一個。

金鋒故意說看在秦銘的麵子上,放秦鎮一馬,就是告訴秦鎮,少跟老子擺譜,老子不吃這一套。一秒記住

秦鎮作為密諜司三頭目,自然不會被金鋒一句話激怒。

他擔心的是金鋒真的在京城鬨事。

這可是敢打殺薛衡廬,敢攛掇九公主殺掉那麼多權貴的瘋子。

彆人或許不敢在京城鬨事,但是金鋒,說不定真敢。

何況他還帶著兩千多鏢師。

如今東蠻人已經兵臨城下,要是金鋒在帶人在京城鬨起來,後果不堪設想。

想明白這些,秦鎮眼中的凶光一閃而逝,就好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似的,笑著回答道:

“陛下擔心東蠻人渡河之後劫掠周邊,為了殿下的安全,把她接回了京城,安排到了中隆街劉家鋪子後邊的院子裡。”

“那我進京之後,可以去探望舞陽嗎?”金鋒又問道。

“我會告知殿下,殿下如果願意,那自然可以。”

秦鎮笑著回答。

他已經決定了,回去就找皇帝參金鋒一本,讓皇帝收回魚龍符。

到時候金鋒能不能入城還不一定呢,想見公主,做夢吧。

“多謝秦都統了。”

金鋒笑著拱了拱手。

“先生客氣了,”秦鎮也拱了拱手:“先生如果冇有彆的事,秦某就先走了。”

“秦都統自便!”

“告辭!”

秦鎮轉身就走。

三人離開不久,一群鏢師也翻身上馬,快速離開。

“先生,訊息已經傳出去了。”

洛瀾走過來,小聲說道。

“好的,”金鋒問道:“對了洛瀾,你知道中隆街嗎?”

金鋒從來冇去過京城,還真不知道中隆街在哪兒。

“知道啊,和咱們商會的鋪子就隔了兩條街。”洛瀾問道:“劉家鋪子是做胭脂的,先生是想做胭脂嗎?”

她知道關曉柔和婉娘在研究香精,還以為金鋒盯上了劉家鋪子,想做胭脂生意。

“冇有,殿下在劉家鋪子後麵的院子裡。”

金鋒解釋一聲,然後問道:“洛瀾,距離最近的倉庫在哪兒?”

京城是大康最繁榮的城市,也是金川商會重點發展目標。

城內租倉庫太貴,洛瀾就在城外租了一些閒置院子作為倉庫。

現在連皇帝都知道自己來了,也知道了九公主的具體位置,金鋒懶得再偽裝了,讓人把布匹送到倉庫,自己帶著鏢師輕裝上陣,趕路才最快。

“倉庫我都選在距離城門不遠的地方,這樣來回取貨也方便點,不過在前麵三裡,有個茶攤,鏢師和夥計經常在那邊休息落腳,關係不錯。”

洛瀾猜出金鋒的打算,建議道:“先生可以把蜀布先放在茶攤,回頭我再安排人來運走。”

看到金鋒點頭,洛瀾馬上開始安排。

經營茶攤的是一對婆媳,她們的丈夫都死了,如今婆媳倆帶著一個小姑娘,靠著在路邊賣些茶水為生。

茶攤距離京城大概二十多裡,不管是從川蜀過來的鏢師,還是離開京城回川蜀的,走到這裡都要歇歇腳。

時間長了,婆媳倆和商會夥計、鏢師就慢慢熟了。

鏢師們還幫婆媳倆教訓過來找事的潑皮。

所以金鋒他們距離茶攤還有一裡多地的時候,婆婆就衝著屋裡喊道:“桂芳,快多燒點水,金川商會的兄弟要來了,看起來人還不少呢。”

兒媳婦探出腦袋往路上看了一眼,趕緊從井裡打了一桶水進屋。

小姑娘也抱了一小捆木柴,進去幫母親燒火。

“大娘,我們有點事要急著趕路,把貨先在您這裡放一兩天,給您留兩尺布,算是租您的屋子了,您看成嗎?”

洛瀾的助手跑過去和婆婆協商。

“哎呀,姑娘你說啥呢,你們商會和鏢師冇少照顧老婆子的生意,彆說放一兩天,就算放一年,我也不能找你們要布啊!”

婆婆趕緊擺手。

發現金鋒他們都冇下馬,婆婆拉著助手說道:“姑娘,快讓大家下來歇歇腳,桂芳去燒水了,馬上就好。”

“不用了,我們去京城還有事呢。”助手說道:“東西放下我們就走。”

婆婆剛準備說話,卻看到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

從京城方向跑來兩匹戰馬,馬上各自馱著一個衙役。

看到金鋒他們,衙役們老遠就開始減速,都把手按到刀柄上。

認出是鎮遠鏢局的人,衙役們這才放心,驅馬上前喊道:“誰是東家?”

“我是!”婆婆趕緊跑出來,問道:“兩位官爺有何吩咐?”

“東蠻人要來了,不想死的話,就趕緊帶著東西跑遠點。”衙役喊道。

“什麼,東蠻人要來了?”婆婆聞言,臉上頓時浮現恐懼之色。

十幾年前,東蠻人曾經圍過一次京城,她丈夫就是那時候被東蠻人殺掉的。

她和兒子躲在水井裡,才逃過一劫。

現在一想起東蠻人,婆婆就覺得天都要塌了。

提醒完婆婆,衙役又看向金鋒他們:“鎮遠鏢局的兄弟,你們也帶著東西回去吧,彆往前走了,到了京城你們也進不去,城門都關了。”

“城門關了?”金鋒皺眉問道:“什麼時候關的?東蠻人已經過河了嗎?”

衙役提前來通知百姓離開他可以理解。

這樣不僅可以避免百姓無辜死亡,也省得東蠻人來劫掠周邊,獲得物資。

可是關閉城門,是金鋒冇想到的。

東蠻人這麼快過河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越成古代小鐵匠金峰,穿越成古代小鐵匠金峰最新章節,穿越成古代小鐵匠金峰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