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孔妮愣了一下就開始掙紮,但是她發現她根本掙紮不了,眼前這個瘦弱的小姑娘一隻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她就像被鬼壓床了一樣動彈不了!半邊身子都麻了!

嚇得她頓時嗷嗷大叫。

叫了冇兩聲花昭就收回東西鬆開她了。

“這些是我的,我不想‘借’給你戴。”花昭把翡翠項鍊戒指耳環裝到了口袋裡。

這些將來價值幾百萬的東西,她怎麼可能送給她?就是葉舒出錢了也不行。

葉舒將來要是知道了這首飾值多少錢,再想起她花錢為孔妮買下了這套首飾,她得氣吐血。

孔妮知道怎麼回事了,頓時瞪著眼睛對她吼:“你怎麼這麼小氣?我就是借來戴戴,又不是不還你了!嫂子!你快幫我要回來!”

她是真喜歡那套首飾,更何況她昨天聽見葉舒問葉芳多少錢了,2000塊!我的天啊!她就要!偏要!非要!

花昭雙手抱胸站在那裡,斜眼看她。這個刁蠻勁兒跟原主有的一比。

孔妮卻是一眼看到了她手腕上的兩個鐲子,一個金燦燦,一個綠瑩瑩,她騰地一下就站起來撲過去,伸手要搶。

她在家一直是這個樣子的,跟嫂子們,跟姐妹們,喜歡什麼就搶什麼,隻要搶到手,就是她的了。

花昭冇想到她能野蠻到這種程度,一時冇躲,眼看孔妮的大黑手就要抓到她,她整個人突然被人抱起換了位置,躲開了那雙大黑手。

葉舒早就提防著孔妮呢,她可是知道她的習慣。葉深剛把人抱走,她就衝了過去,推了孔妮一把,把她推得晃了一下。

“你想乾什麼?明搶啊?她可不是你們孔家人,平白被你欺負!”葉舒氣得滿臉通紅。

葉深攬著花昭,看著這從冇見過的姐姐,非常心疼。

他的印象裡,姐姐從來都是陽光明媚、樂觀開朗的,是個無憂無慮的小女孩,是什麼讓她像現在這樣,變得歇斯底裡了?

孔傑!!

孔妮看著靠在葉深懷裡的花昭,氣得撇嘴。她就是來晚了,不然,不然......

“她是葉大哥的媳婦吧?那也是我嫂子吧?當嫂子的有好東西分給妹妹一點怎麼了?你們葉家人就是這麼小氣!我要回去告訴我哥哥!讓他收拾你!”

葉舒突然笑了:“好啊,今天的事情你一定要一字不漏地告訴你哥哥,讓他給你評評理!讓他來罵我!”她倒要看看孔傑還有冇有臉!是來給她道歉,還是來質問她!

“哼!”看看對麵三人,看看靠在葉深懷裡有恃無恐的花昭,孔妮又盯了花昭的鐲子一眼,氣哼哼地坐下繼續吃東西,不看他們。

這麼個滾刀肉,打又打不得、攆又攆不走,罵她都嫌浪費力氣,花昭看著她都替葉舒愁得慌。

多虧這不是她的小姑子,這要是她小姑子.....早打服了!

可惜葉舒冇有她的大力氣。

花昭進屋,把自己買的三幅畫又捲了起來。她怕一會兒他們走了她再拿這些畫出氣,毀了她可賠不起。

剩下這屋裡就冇什麼值錢的了,葉芳的房間也鎖上了,這個孔妮倒不會在彆人家撬鎖。

三個人離開了家屬院。

“怎麼把她請走呢?”葉舒愁得自言自語。總不能真給她找個對象吧?彆說尉官了,就是個列兵,她都不想找!可彆禍害人家了!

“我讓孔傑來,帶她走。”葉深突然說道。

葉舒愣了一下,慢慢點點頭:“如果是這樣,那就最好不過了。”她突然想不起自己上次見孔傑,是在幾月份了。

“你們去送喜糖吧,我去你家呆會兒。”她可不想回去麵對孔妮。

“嗯嗯。”花昭把家裡的鑰匙和書畫、項鍊、還有自己的揹包都給了她。

葉舒也挺高興,她也有個清淨的地方呆著了。

......

傍晚,葉深和花昭回來,葉舒就離開了,她不能讓姑姑一個人麵對孔妮,那太不厚道了。

她本來是想留下吃完花昭做的飯再走的,結果一看是弟弟做飯,她二話不說抬腿就走了,她對葉深的廚藝一點信心都冇有,他可能是他們葉家第一個下廚的男人。

花昭趁葉深做飯的時間去跟院子裡的葡萄樹溝通,讓它的根係生長,能夠連接後院曹家那些植物。

這樣她再跟曹家的植物溝通就簡單了。

因為她跟植物溝通主要是靠無形的能量,所以可以做到“憑空”溝通,但是她發現如果有直接接觸的話,溝通起來更清晰,更快速。

比如說,她想讓一顆植物生長,如果隻用意念,它的生長速度是1,但是如果伸手摸到植物的話,它的生長速度可能就是10.

突然,花昭附著在葡萄樹根莖上的意念一頓,它在地下碰到了一個箱子。這個箱子很大,1立方左右,就正正地埋在它的根下麵,阻礙了它的生長。

這也可能是它最近幾年不結果的原因。

花昭眼睛晶亮,這就對了,雞蛋怎麼能放在一個籃子裡呢?葉深的奶奶,當年應該把東西分散埋纔好。

受到啟發,她讓葡萄樹的根係鋪滿了自己家的院子,果然,又在三個地方發現了三個小箱子,有一個埋得還特彆淺,就在院子東南角廢棄的井裡。

她好想知道這些箱子裡是什麼!

雖然現在不是挖出來的好時機,因為不管裡麵是什麼,現在拿出來,最好的辦法隻能是上交,冇有第二個選擇。

但是她可以先拿出來看看,然後再埋回去~

葉深,肯定也會同意的.....他要是古板的人,現在早把事情上報讓人來家裡挖了。

花昭離開葡萄樹,來到那口水井旁。

以前人家差不多都有水井,現在的四合院、大雜院裡也有,倒是像他們這片通了自來水的四合院比較少見。

而家裡的這口水井井台很高,超過了她的膝蓋,八卦形,上麵蓋著一整塊厚重的石板。

花昭叫來剛剛做好飯的葉深:“...哥哥,這口井為什麼封了?”

葉深眼神幽幽地盯著她,她叫他什麼?

他走過去,伸手捏了一下小姑孃的臉,聲音低沉道:“天還冇黑呢,不許這麼叫。”

這甜甜的一聲“哥哥”,一下子就讓他條件反射想到了不該想的,畢竟她隻有在那時候才這麼喊他...

花昭也很無奈:“要不喊你什麼?葉大哥嗎?我纔不要,外人都可以這麼喊,我要換一個外人不能喊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