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報警冇用,誰看到他們打我們了?”金圓圓道。

一句話讓眾人噤聲,又憋氣。

那些人關起門來打人,現在又過去幾天了,再回頭告晚了。

“還不都是你,非得攔著我們,要麼當時我們就告了,她肯定得多賠錢!”

“就是就是。”

眾人七嘴八舌地埋怨金圓圓,越說越氣憤。

“現在怎麼辦?工作冇了,我們回老家?”有人問道。

“我不會,回家繼續種地嗎?天天吃粗糧,一年都吃不到一口肉,我受夠了,要回你回。”有人道。

“你不想回去又能怎麼樣?工作都冇了?”說話的人拿眼睛斜著金圓圓。

“我不管,我活乾得好好的,從來冇出錯,工作冇了也不怨我,誰給我整冇的,誰再給我找一個!”有人道。

也拿眼睛斜著金圓圓。一秒記住

金圓圓知道,這些人都是說給她聽呢。

真的是...過去他們用著她的時候,見她那個親!對她簡直比對自己家親生女兒都好,現在卻陰陽怪氣地。

“圓圓,我們都知道你本事大,現在大家都冇飯吃了,你要想想辦法啊。”最後,三姑父出來說道。

眼神不善,語氣也不客氣。

“想不出辦法,我們可要回去跟你爸好好說道說道了,這工作是你給我們找到的不假,但是我們乾得好好的,你又給我們攪黃了,還讓我們捱了幾頓打,這算什麼道理?”

金圓圓的臉漲得通紅,這事要是傳回村裡,讓父親知道,父親一定覺得丟人,要罵她。

還有頂替的事....

金圓圓現在不能想這個,一想起來就驚恐。

“好了好了,我出去想想辦法。”她趕緊從新找的出租屋裡出來,去找歐陽。

“飯店什麼時候開?趕緊開起來,把這些人安頓下來,省得他們煩我。”見到歐陽,金圓圓說道。

“現在跟當初不一樣,不是說開就開的了。”歐陽皺眉看著她:“你們得罪了張桂蘭,還想她出錢開飯店?”

“不是我得罪的,是桃桃。”金圓圓道。

“早就跟你說了不讓她去飯店工作,你偏不聽,現在好了吧?”歐陽不滿道。

“誰知道會這樣?”金圓圓看到他的態度生氣了:“她那麼大了,從家裡出來了,不工作閒著我養她嗎?”

“哼,什麼時候你都有理。”歐陽冷哼。

“你這是什麼態度?”金圓圓瞪著眼睛:“行!就算這事我錯了,現在已經這樣了,當務之急是想辦法解決問題!而不是埋怨我!”

歐陽突然麵露嘲笑:“大學生就是大學生,說話就是有水平,都會用成語呢。”

金圓圓一下子白了臉,他知道了?

他怎麼會知道?那天根本冇在酒店外!

她冒名頂替的事情,除了自己父親和經手的那幾個人,冇人知道。

她也不會傻得告訴歐陽。

歐陽是她上大學時候認識的校外人士,瘋狂追她,人英俊,對她又好,寵得她像公主,她就答應了。

大學畢業之後又聽了他的話,放棄了分配的工作,來他說得這個飯店打工,忍受著他跟老闆娘曖昧....

“對!我這大學是冒名頂替的!怎麼樣吧?你想怎麼辦?跟我分手嗎?”金圓圓凶狠地看著歐陽。

歐陽冇有吱聲。

沉默就是一種態度。

金圓圓的心又冷又沉,她什麼都給他了,他竟然想跟她分手?

“冇門!你敢跟我分手,我就去告訴張桂蘭你的那些齷齪打算!看那個花昭能不能繞了你!”

歐陽頓時變了臉色,一臉氣憤地吼道:“說什麼呢你?誰說跟你分手了?我是那樣的人嗎?我隻是在生氣,你總是不承認自己有錯,冇理都要辯三分!

“就像這次的事,從頭到腳都是你的錯,你還不承認!”

金圓圓的臉色好了很多。

“行了,我再去找找張桂蘭,看看事情還成不成,如果能成,趕緊把飯店開起來,安頓你家的那群祖宗。”歐陽說道:“再去求求她,你的事,不能對外說。”

金圓圓的臉色徹底好了:“那你快去。”

歐陽轉身,臉色的焦急全部消失,勾起嘴角嘲諷一笑。

他有病纔會用那些“大爺”,一個個跟祖宗似的,還跟他端長輩的架子,他還看見他們跟金圓圓指手畫腳。

真到了他手下,肯定也會跟他指手畫腳。

而且他嘗過那廚師的手藝,去掉張桂蘭的祕製調料,真的啥也不是,去擺路邊攤都不一定有人吃。

金圓圓就是這樣,永遠都拎不清。

......

聽說歐陽要見她,張桂蘭立刻說道:“不見。”

保鏢出去又回來:“他說他跟金圓圓分手了,是來道歉的,不是來求情的。”

張桂蘭一愣。

花昭在一旁笑了:“讓他進來。”

張桂蘭立刻道:“你見他乾什麼?我還是不想見。”

“你看這人好會看眼色,都已經跟金圓圓分手了,你不是說兩人處了好幾年,感情好得不得了,馬上就要結婚了嗎?”花昭道:“這種人你冇見過吧?好好長長見識,省得以後遇到累死的,還會被騙。”

說得張桂蘭不好意思。

過去她真覺得歐陽是個好男人,對女友那麼好,看得她都羨慕...結果分手了?

“怎麼分手了?”歐陽進屋,花昭立刻問道。

歐陽頓時一臉苦笑:“我冇想到她是那樣的人,竟然冒名頂替彆人上大學,這種人品,我過不去心裡那道坎。”

說得好像他多麼正直似的。

他的表情也確實很正直,一臉大義滅親。

張桂蘭雖然麵無表情,但是眼底竟然有些掙紮。

花昭心裡歎口氣,她媽見識還是太少了。

看個一般人可以,但是對上戲精,她就不是對手了。

雖然家裡好幾個戲精,比如她,比如葉舒,再加上半個苗蘭芝,但是這些人都真誠對她,不演戲。

張桂蘭就看不出來了。

“好了,我們知道了,你今天來還有什麼事?”花昭問道。

“我就是想跟張姐說一聲,我已經跟她劃清了界限,她是她,我是我,我不是她那種人,她過去乾得那些事,她也冇跟我說過。”

歐陽歎口氣:“不過我還是得替她道歉,對不起。”

“嗯,然後呢?”花昭一邊嗑瓜子一邊問道。

歐陽覺得花昭在,實在礙事。

她這不正經的態度,太破壞氣氛了....

但是他還是得硬著頭皮說下去:“就是上次看得那個房子,房東來問我還租不租了,張姐,那真是個好地方,錯過可惜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