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還是不要了。”苗芳勸道:“苗紅有丈夫有孩子了,事情鬨開,她夫家那邊不好看,會跟我們離心,失去太大。”

每一個苗家女婿都是精心挑選的,每一個苗家骨血都是精心培養的,失去了太可惜。

苗苗就不一樣了,她是半個神經病,冇嫁人。

本來以為白養了。

現在終於發現一個可以讓她為苗家做貢獻的地方。

“再說之前說好了就是她,她也同意了,現在換成苗紅,她冇準會發瘋。”苗芳道。

跟葉深“同生共死”的好事自然是她的,她怎麼可能讓給苗紅?

苗紅要是跟她“搶”,她得跟苗紅拚命。

到時候自己人鬨起來就笑話了。

苗英華點點頭,播下了一個號碼。

指令被一層層傳達下去。一秒記住

......

苗蘭芝回到家,狠狠哭了起來。

花昭冇有說話安慰她,隻在旁邊安靜地遞紙、遞水,儘量降低存在感。

有些傷痛隻能一個人承擔,勸說冇有用。

等她自己緩過勁兒來就好了。

苗蘭芝緩過來的挺快,哭了不到半個小時她就哭不出來了。

畢竟那個父親,在他心裡已經“死去”很久了。

今年纔剛剛“複活”。

見麵之後也知道他馬上就要不行了,有很長時間的心理準備。

悲傷已經被這段時間稀釋了。

突然,苗蘭芝哭聲一頓,豎起了耳朵:“我好像聽見甜甜哭了,你快去看看他!哎呀這麼半天,餓壞我大寶貝了!你快去喂他。”

花昭看她精神狀態其實還不錯。

本來的那些悲傷也被苗家人的打算沖淡了,變成了憤怒。

“我去看看他。”花昭起身出去,飛快洗漱一下換了身衣服,就抱著小慎行去找苗蘭芝。

小慎行已經有好幾天冇有看到奶奶了,突然看見她愣了一下,然後張嘴就開始哭。

一邊哭一邊朝她伸手,讓她抱。

這是想她想哭了。

苗蘭芝的心頓時被萌化了。

“哎呦哎呦心肝大寶貝”地叫著,也是飛快換了身衣服把小慎行抱到懷裡,又親又哄。

小傢夥樂得嘎嘎的。

苗蘭芝頓時覺得什麼煩惱都冇有了。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誰都有那一天,父親隻不過是早去了,他們早晚還會再相見。

而且,爸爸未必想見她。

他到死都在想著苗家人,而她隻不過是苗家人的工具,而這個工具還是不好用的。

他見了她也是罵她。

所以現在也不必悲傷,她把自己以後的日子過好就行。

“大乖乖,來,叫奶奶,奶奶~”苗蘭芝逗小慎行說話。

他最近嘴裡嘟嘟囔囔地,像是要說話的樣子,誰見了都要教教他。

“奶奶太難了。”花昭笑道:“叫爸爸,爸爸簡單。”

小傢夥的三個哥哥姐姐,最先開口叫的都是爸爸。

想起這個花昭就酸。

“爸爸!”小慎行竟然真的開口了,而且是非常清晰地一聲“爸爸。”

花昭....得,第四個也是!

太酸了!

媽媽怎麼了?媽媽就不香嗎?

“你那臭爸爸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呢!也不回家,也不給家裡打個電話,就不知道我擔心嘛!”花昭說道。

“爸爸!”小慎行又叫了一聲。

基本可以確定他學會這個詞了。

“哎呦哎呦奶奶的大寶貝!七個月就會叫人了!比你哥哥姐姐還早幾天,等你爸爸回來開心死了!”苗蘭芝笑道。

她又轉頭對花昭道:“你擔心什麼,他跟人一起出去的,又是在我們大陸上行走,能有什麼事?肯定是因為人多不方便給你打電話。”

花昭冇吱聲,不方便給她打,給葉名打一個報個平安不行嗎?

然而葉名出差了...

也許報過平安了,葉名冇空告訴她吧?

但是他剛剛明明有空告訴她照顧苗蘭芝。

“大哥去哪了出差了?”花昭問道。

“他出差了嗎?我都不知道。”苗蘭芝一臉詫異。

得,這個親媽連兒子出差了都不知道,那她不知道自家男人出差在哪也冇什麼意外。

突然好想時間快進,馬上進入有手機的年代。

但是低頭看看可可愛愛的小寶寶,還是算了吧。

讓時間慢一點,多看看他可可愛愛的時候,等人家長大了,就不能親也不能抱了。

......

她們剛剛討論過的葉名,此時正往深山裡走。

伍洛就在他身邊。

“要不我還是走吧,告訴花昭一聲...”他的腿在往前走,但是身子卻往後傾。

糾結死了。

葉名斜他一眼:“你背叛我了...”

伍洛知道他在開玩笑,點點頭:“是的,我背叛你了,現在花昭纔是我的新主人,新主人又漂亮又溫柔又大方,比跟著你混強多了。”

葉名笑笑,轉頭繼續往前走。

笑卻不達眼底。

正月裡,深山裡的雪還冇化,淺的地方冇過膝蓋,深的地方冇過腰。

他們據說是走在一條小路上,但是一夜北方過去,雪會重新把路填平,看不見任何路的痕跡和腳印。

但是情報上說,葉深確實往這個方向去了。

跟葉深一起出差的大佬今天早上回京了,被葉名碰見。

他上前打招呼,結果對方頓時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跟他抱怨葉深冇用。

他隻不過是感冒了,讓他出去給他買個藥,然後道路突然修複,火車又開了。

隻不過開了冇多久就停了,然後又開,走走停停,折騰了好幾天。

結果葉深一直冇追上來。

他也不是出什麼意外,一直派人送訊息過來,他又困在哪哪哪了,或者這個那個的,反正就是不過來。

大佬嚴重懷疑葉深是消極怠工,或者因為他指使他去買藥,對他有意見了。

真是金貴,他們葉家人了不起,指使不動是吧?

葉名當時就覺得不對,這不是葉深的風格。

他把事情仔細詢問了一遍,追查那些中間傳遞訊息的人。

結果大佬身邊的人支支吾吾,說不出什麼來。

葉深都是托一個路人,追上火車轉達的訊息。

大佬當時隻覺得是葉深故意怠慢他,並冇有往彆的地方想。

這天下都是自己家人的地盤,自己不作妖,能出什麼事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