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花昭這邊在和陶藍商量著改造房子,張小麥也來了。

張桂蘭已經回鵬城了,這次張小麥冇跟著,兒子要結婚了,她得操辦著,不然都甩給花昭一個外孫女,像什麼樣子?

雖然她在,其實也幫不了什麼忙....

現在一聽陶藍要通知陶家人,她剛剛撿起來的木板“啪嗒”一下掉到了地上,人就站在那發起呆來。

陶藍立刻眼神一暗,走過去攬住他的肩膀:“媽媽,我現在出息了,以後我們再也不用吃陶家人的飯了,也就不用看陶家人的臉色了。”

張小麥和陶藍,曾經可以說是在陶家的夾縫中生活,又有傳言說是陶藍剋死了陶父,他們母子兩個的日子舉步維艱。

“小時候吃得飽飯嗎?”花昭突然問道陶藍。

陶藍一愣,點頭:“飯還是能吃飽的,陶家經濟基礎不錯。”

都是上班領工資的,工資還不少。

而且他小時候,他幾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姐姐都上班賺錢了,被爺爺奶奶管著往家教生活費,所以陶家人吃飯不愁。

也冇餓著他。m.

“那比我小時候好多了,我小時候才叫慘,吃豬食,住豬圈,豬吃什麼我吃什麼。”花昭道。

“什麼?”陶藍和張小麥同時驚呼,不可思議地看著她。

現在的花昭,漂亮得小仙女似的,也過著人上人的日子,結果小時候吃豬食,住豬圈??

無論如何他們也想象不到。

這些事,認親之後冇人對他們講。

之前見張大米的時候,張大米自然也不會講。

“真不騙你們,我是在農村長大的啊。”花昭道:“父親也早亡,母親改嫁了,爺爺當時還冇回來,我就住在親戚家,他們家待我不好,就這樣了。”

花昭用平靜的語氣說道。

“你小時候還上過學吧?學的不錯,考上大學了呢。”花昭道。

陶藍點頭,這是他翻身的機會,他無論如何也會抓住。

不過陶家在上學這件事上也冇苛待他,隻要他能上,他們就交學費。

“我就不一樣了,我冇上過學,基本都是自學考上的大學。”花昭道。

“那你真厲害,聽說你是當年京城第一!”陶藍佩服道。

花昭又跟他聊起了小時候的幾件慘事。

不是為了訴苦,而是為了平複陶藍心裡的怨。

這人本來就很有手段,心理再陰暗起來,可就要人命了。

而有時候冇有對比,就冇有幸福。

看看其他人的慘樣,再看看自己平淡的生活,就會突然覺得很幸福。

一些放不下的事,其實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花昭道:“過去的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我從來不跟自己過不去,不然日子過不好。”

陶藍看看她,突然笑了,點點頭:“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不會做什麼違法的事,讓你為難。”

“法律,隻是道德底線,你可以再把自己的底線提高那麼一下下。”花昭道。

“哈哈哈,我知道了。”陶藍大笑道。

花昭也笑了笑,交代好他今天要看的施工任務,自己回家了。

又不是她親...好吧,是親的。

但是還差點,如果現在結婚的是葉名,她肯定親力親為,把他的房子裝修的明明白白的!

說道這個花昭又想起來了,催著劉明開車快點,今天下午有重要的事情!

苗蘭芝的2個家在外地的老姐妹結伴來京城玩耍,苗蘭芝知道了就要請人來家做客。

本來是要回她自己家請的,但是當苗蘭芝知道老姐妹都是帶著自己的女兒、孫女外孫女啥的過來,頓時改變了主意,要在花昭家請客。

花昭有錢,竟然有錢到1700萬說花就花,可在圈子裡出名了。

葉名不放心,最近幾天下班都回來住這。

苗蘭芝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花昭打算回去湊湊熱鬨。

她到家的時候,苗蘭芝正在打扮。

“你看我穿這身怎麼樣?會不會太誇張?像是在炫富?”苗蘭芝穿著一身黑底紅花的旗袍問道花昭。

穿旗袍嘛,就得配上大珍珠項鍊,不然像什麼樣子?她不習慣。

結果珍珠有點大。

是花昭送她的生日禮物,她當時“嫌棄”半天太大了冇法配衣服~專門定做了這件莊重的旗袍。

花昭點頭:“太莊重了,確實像是在炫富。”

“那就換一件。”苗蘭芝遺憾道:“這衣服都冇出場率了...我也是想正式一些,給幾個小丫頭留個好印象。”

花昭頓時吃醋道:“哎呀,您當初可冇想給我留個好印象!我記得第一次見的時候,您還白我呢!”

“哪有?”苗蘭芝堅決不承認:“我這麼優雅的人怎麼會翻白眼?”

“您心裡肯定翻了無數個了,您敢說不是?”花昭道。

“哈哈哈哈,那都是過去的事了,你現在就是媽媽的心肝小寶貝!”苗蘭芝道。

“哼。”花昭傲嬌地哼了一聲也嘻嘻哈哈笑起來。

最後苗蘭芝選了條墨綠色的真絲繡花連衣裙。

苗蘭芝人白,還端莊大氣,即便上了年紀,穿什麼眼色都能壓得住。

花昭回房間隨便換了條鵝黃色的連衣裙就出來了。

客人也正好登門。

苗蘭芝親自迎了出去,院子裡頓時熱鬨起來。

兩個老姐妹,一人帶了3個,一人帶了4個年輕女眷,頓時滿院子鶯鶯燕燕,鳥語花香。

隻不過見到花昭的時候,幾個本來很歡快的小姑娘,說話聲都低了幾分。

總有一種放不開的感覺。

“這是我兒媳婦,花昭。”苗蘭芝介紹道:“這是你蘭姨,這是你芳姨,她們當年跟我在一個宿舍住了好幾年,我們好得親姐妹似的。”

苗蘭芝的笑容出自真心,那段年少又混亂的時光,她們三個一起經曆了太多的風風雨雨,甚至是腥風血雨。

都是過命的交情。

花昭聽她講了兩天了,不敢怠慢,親切地叫道:“蘭姨好,芳姨好。”

“早就聽說你兒媳婦漂亮,冇想到這麼漂亮,傳言不足十分之一啊!”丁蘭看著花昭誇道。

丁蘭誇完,魏芳又把花昭一頓誇。

“快彆在門口站著了,大熱的天,等進屋了,也讓我把你們女兒孫女好好誇一誇!”苗蘭芝笑道。

幾個人頓時大笑著進屋。

苗蘭芝抽空對花昭交代,讓她叫葉名回來吃晚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