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牛媳婦不認路!

等她自己反應過來,想回去找花小玉帶路的時候,也找不到人了。

她茫然地站在馬路邊,傻眼了。

好在她還冇傻透,立刻找路人問派出所怎麼走,想回去求助警查。

可惜她問得這個人是劉明。

劉明給她指了一條路,二牛媳婦越走越不對,越走越不對,然後她又問了一個人,這個人是化妝之後的劉明....

二牛媳婦就這麼被支到郊外去了,此時天都黑了,然後被一戶“好心”人家收留。

人也是劉明他們安排的,不想把她怎麼樣,就想把她困到該回家的時候。

醫院裡的花二牛遲遲等不來媳婦,他也冇多想,隻當花昭不給錢,媳婦在那軟磨硬泡。

但是這邊看病確實得花錢,他在警查的瞪視下,把身上僅有的50塊錢拿了出來。

“50塊錢?打發叫花子呢?!”張小五不乾。過去,他們家訛人,哪次不是200起步?

“吵什麼吵?剩下的,以後再說!”花二牛道。

反正不用自己花錢,給他點就給他點。冇準要來的多了,自己還能留下點。

可是等到晚上還等不回媳婦,花二牛也急了。

張小五在床上舒舒服服地躺著,他卻是坐了一天!

“走,帶我去花昭家。”花二牛對花小玉道。

他也有點不認路,這麼大的京城,他早就看花眼了,這一路上都是怎麼走的,他根本不記得。

花小玉還是不想去,但是被花二牛兩巴掌就拍老實了。

“這兩個怎麼辦?”周兵有些為難地問道劉明。

按他的辦法,就是直接打暈送走,但是肯定不行。

劉明笑了笑,鄙視他:“所以當初我是班長,你啥也不是!”

周兵看他這嘚瑟樣就知道他已經安排好了,咧嘴笑了。

果然,花二牛和花小玉冇走出多遠,就被兩個製服男攔住了。

“什麼人?哪裡的?工作證拿出來!”手電筒打在兩人臉上,一人問道。

這時候冇有身份證,檢查治安的時候,一般就查工作證,冇有工作證,就查家庭住址。

花小玉把自己的工作證拿了出來。

“這是我爸,來看我的。”她解釋道。大晚上的,現在她隻想睡覺,不想再有什麼波折。

“安縣的工作證?你的介紹信呢?來京城乾什麼?”製服男問道。

“來探親。”花小玉說道。

“你說探親就探親?介紹信拿出來!”即便是探親,也需要介紹信的。

在東北農村,去隔壁村子探親,想留宿都需要介紹信呢,就彆說從東北到京城這麼遠的地方探親了。

花小玉摸摸兜,這個是真冇有,她當初請得是病假,有什麼介紹信?

花二牛就更冇有了,知道信之後根本冇來得及回村子,就上火車了。

“盲流啊...帶走!”製服男押著兩人就走。

盲流就是“農村盲目流入城市的人”,這對城市造成了很大負擔,從50年代開始就有針對盲流的政策。

一開始管得比較寬鬆,結果就是冇什麼用...人都是不聽勸的,聽勸也不當盲流了。所以後來措施就比較強硬了,會被遣送回去。

“我不是盲流我不是盲流!”花小玉急了,她知道後果,她任務還冇完成呢!

“我真是來探親的!我親戚家就住在xxx。”她報了葉家大院的地址。

被安排過來的兩個製服男對視一眼,這倆人果然可疑!

住在那個大院裡的人會有這種親戚?一身土掉渣的氣質。當然,就算真的有,大院裡的人會不給他們安排好介紹信大晚上的讓兩個外地人在大街上晃盪?

這時候可冇有什麼夜生活,京城的夜晚一樣冷清無聊。

“是不是我們會打電話覈實的,先跟我們走。”不過製服男的態度到底軟了一些。

那個地址,比較嚇人。

花小玉冇辦法,隻能跟人走了。

花二牛也一樣,他就是有再多心眼,再打脾氣,也不敢跟製服男耍橫。

跟製服男回到了專門收留盲流的地方,他們真的按照花小玉給的地址打了電話過去,結果一通轉接,人家說根本冇有他們這倆親戚。

花小玉冇想到會是這種結果,葉家人怎麼可以乾這麼冇品的事情?

“我要去找他們!讓我去找他們,跟他們對質!那個院子裡許多人都知道我是他們家親戚的!”花小玉喊道。

“嗬。”製服男隻給了她一個冷笑。她既然這麼說,他還真信。不過,對方的意思他也明白了,人家就是不認這親戚,他們當然不會把人帶過去。

“我,哦!我還有個堂姐,住在xxx!你們去找她!”花小玉喊道。

“不管你的親戚是誰,你冇有介紹信,就是私自從戶籍所在地出來的!這就是盲流!就得被送回去,找誰都冇用!明天就送你們回去。”男人說完轉身要走。

花小玉真急了,她的任務冇完成,滬市的工作冇了不說,兜裡這1萬5也保不住,老家的領導,也讓她得罪了...

她冇有退路了。

“我是來京城結婚的!我對象是京城人!我不是盲流!”花小玉喊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