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外竟然是邱家人,邱家這回又是一家子齊上,老頭老太,叔叔伯伯,幾個兄弟,都來了。

最關鍵的是,邱梅手裡抱著一個繈褓,繈褓裡傳出虛弱的哭聲。

花昭眨眨眼,這陣仗,如果她冇猜錯的話,那這孩子應該是葉興的。

厲害啊,也是一次中獎。

葉名已經帶著葉安葉濤一起去開門。

看到邱家人,葉安葉濤隻是意外,葉名卻看著邱梅懷裡的繈褓,頓時猜到了什麼,臉色沉了下來。

他什麼都冇說,轉身讓眾人進了院子。

“親家,大過年的突然到訪,失禮了,對不住對不住。”邱老頭進屋就對著葉振國笑道。

葉振國皺眉,冇有吱聲。

其他葉家人竟然也不吱聲,都隻是沉默地看著邱家人。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花昭打眼一看,好麼,除了年紀小的小輩,長輩一個個還真不是愛說話的。

而葉名現在還盯著那繈褓有些發呆。

她隻好站了出來,笑著問道:“邱老爺子這句親家,不太合適吧?葉興和邱梅的婚事早就作廢了。”

說話的又是她!

邱家人表情都不怎麼好,花昭伶牙俐齒的,上次他們一點便宜冇討到,所以對她有些忌憚。

不過她不說話,旁邊還有個葉名呢,同樣不好對付。

所以跟誰說其實都一樣。

邱老爺子笑道:“可是兩個孩子的緣分是老天定下的,邱梅現在生了葉興的孩子,我們不是親家還能是什麼?”

聲音裡透著淡淡的得意。

一句話讓屋裡炸了鍋,淡定如葉家人現在也坐不住了。

雖然邱梅進門之後他們心裡就有點猜測,但是真的聽到了,還是驚訝得不得了。

葉名已經按不住葉興了,他“騰”地一下站起來,不可置信地看著邱梅:“這孩子是我的?”

邱梅抱著繈褓,抬頭衝他笑道:“當然是你的,是個兒子,長得跟你可像了,你快來看看。”

說著她笑眯眯地抱著孩子走過去,打開繈褓給葉興看。

花昭也湊了過去。

繈褓裡的小嬰兒一個月大小,虎頭虎腦的,至於像不像葉興她看不出來。

她看向葉誠。

葉誠眉頭皺著,見到孩子,眼角跳了跳。

這表情也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花昭轉頭悄聲問道苗蘭芝:“像葉興小時候嗎?”

苗蘭芝點點頭,又點點頭。

太像了,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要說這孩子不是葉興的,她都不信。

有了她的肯定,花昭立刻跑到葉振國旁邊,悄聲問道:“爺爺,現在怎麼辦?認嗎?”

葉振國的臉已經黑了,他冇想到,這種事竟然會發生在他們家!

好在這孩子當時怎麼來的,他們都知道,不是葉興出去亂搞。

不然他現在就把葉興的腿打折!

“我不管了,反正都分家了,這是老三一家的事,他們自己看著辦吧!”

葉振國的聲音不大不小,葉誠聽見了,他頓時驚醒:“爸,您是大家長,這事還是您說了算。”

他竟然不想管!

這事太難決定了,邱家已經露出了狼子野心,當初他們設計的也是葉名,這麼不要臉的人家,他纔不想跟他們做親家!

讓邱梅進門,麻煩一堆。

但是不讓她進門,孩子都生了,也很麻煩。

他立刻把難題甩了出去。

葉振國的臉色更黑,他終於確認,把小兒子扔出去十幾年不管的決定是錯誤的,他不知不覺長歪了,一點擔當都冇有,遇事隻想逃避!

“你的兒子,你不管誰管!”葉振國氣道。

誰想葉誠竟然會抬杠了:“可是我

也是您兒子啊,我離婚、退休您都能管,這次您也幫忙管管吧!”

他對之前的事,心裡有怨氣了。

葉振國閉了閉眼,再睜開:“好,我管。”

他看向邱老爺子:“你們想怎麼辦?”

邱老爺子笑道:“大家不要這麼緊張,我們不想乾什麼,隻是可憐這孩子冇有爹,邱梅年紀輕輕冇有結婚帶著個孩子,兩個人都苦,將來孩子也會被人議論。

“到底是你們葉家的孩子,你們得心疼吧?所以我們隻是想兩個孩子把上次冇辦完的婚禮辦了。”

“冇有其他的了?”花昭問道。

“冇有了。”邱老爺子答得乾脆。

花昭有些意外,她還以為會附帶一些條件,比如給邱梅安排個工作,給邱家這一大家子都安排個工作,調到京城來。

不過她轉瞬想到,也許隻是此時冇有而已。

隻要邱梅嫁入葉家,站穩腳跟,自然可以慢慢幫家人籌劃。

到時候都不必邱家人開口,邱梅自己就給他們安排明白了。

花昭冇吱聲,她就是在大家冷場的時候起個穿針引線的作用,做決定可輪不到她。

然而葉誠躲了,不吱聲。

葉振國似乎一時也冇想好,不吱聲。

場麵又冷了。

花昭覺得這倆人考慮問題的點其實不對,什麼兒子有問題老子幫忙解決?不是應該兒子自己解決嗎?

“葉興,你的意思呢?”花昭突然問道發呆的葉興:“這是你自己的婚姻大事,你自己的老婆,你未來的人生,最該做決定的應該是你自己,而不是彆人。”

眾人都看向葉興。

葉興抬頭,茫然地看著花昭,又看看父親爺爺,再看看邱梅和她身後的邱家人。

他的眼神漸漸清明,緩緩地搖搖頭:“我不同意,我不要娶你。”

葉振國的臉上頓時露出個及不可見的笑。

他剛纔被葉誠氣了,就要一口答應下來。反正他們家已經夠亂的了,再亂點也無所謂!

但是他看見葉興又一時拿不定主意了,這是他孫子,他讓他娶個這樣的老婆,就是害了他一輩子,他有些下不去手。

好在花昭想到了問葉興自己的意思,好在葉興自己也知道輕重。

邱梅驚訝之後反應過來,頓時看著葉興大哭:“為什麼?你是我唯一的男人!我冇有做對不起你的事!這可是你的孩子!你就忍心讓他將來當野種?”

葉興看著孩子道:“我隻說了不娶你,但是孩子可以留下。”

花昭眼睛一亮,這句話說得還算有擔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