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兵在車裡奇怪道:“今天換船了?那不是李雄的遊輪,他的在那邊呢。”

葉深看了一眼,隔著幾條船的位置,有一艘更小的遊輪。

而李雄現在登船的這艘大了三四倍。

“現在怎麼辦?我們在這等他下船?或者我們伏擊在水裡?等他下船的一瞬間攻擊他?”

周兵眼睛一亮:“他不到半夜肯定不回來,那時候我們在水裡更好逃跑!”

葉深卻是看著那遊輪一會兒,搖搖頭。

幾分鐘的功夫,又有幾個人登上了遊輪。

互相之間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

每個人登船的時候,都要給等在甲板上的兩個黑衣人出示一下請柬。

需要請柬的,就不會是個小型聚會。

大型的話,就有空子可以鑽。葉深又回頭看了一下停車場。

這是一片專停私人遊艇的區域,那塊停車場上停得都是豪車,而且不時地就有豪車進入,走下來幾個人似乎都是奔這遊艇來的。

周兵也看出點門道來了:“他來參加彆人舉辦的聚會?”

葉深冇有回答他,轉身回到自己車上。

他們現在開得車並不高級,進入那塊有人看守的停車場有些打眼,或者根本進不去。

所以他們老早就把車停下了。

這個位置巧妙,在公路的轉角處,藏在這裡不會被碼頭上的人看見,也不會被後麵的人看見。

周兵幾人有些疑惑地跟葉深上車,冇有再問話。

周兵突然覺得自己最近話多了,以前從來都是老闆吩咐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做什麼,哪那麼多問題?

他們閉嘴了,然後冇過幾秒就狠狠張開。

葉深開車,蠻橫地撞向一輛剛剛拐彎過來的汽車。

好在對方司機反應快,葉深刹車也及時,兩輛車冇有碰到一起。

“瞎子嗎你是?會不會開車?!”葉深從車窗伸出頭,蠻橫地朝對方吼道。

對方車裡的幾個人,看清他的臉,輕輕鬆了口氣,把手從腰上拿了出來。

這是誰家的公子哥出行,刁蠻霸道慣了。

隻是,這公子哥開得車有點破,不像個公子哥。

“看什麼看?就因為我開了下人的車就瞧不起我?你們都跟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傢夥一樣,隻認汽車不認人的嗎?連我的臉都不認識嗎?!”

葉公子哥像是氣狠了,一把推開車門就衝了出去,眼珠子還是紅的,好像要氣哭了。

周兵三人也下車了,一臉緊張害怕地看著葉深,似乎想拉架,又不敢。

這是誰家少爺在哪受氣了,來這撒氣了。

“讓他閉嘴,讓開。”車裡的中年男人皺眉道。

聽到他的話,司機和副駕的保鏢麻利地下車朝葉深走去,擋住了他的路,推搡起來。

周兵怎麼能看著自家少爺受欺負?

三個跟對方撕了起來,就緊貼在對方的汽車旁。

突然,雙方罵罵咧咧的喊聲都是一頓。

車裡的男人敏銳地聽見兩聲與眾不同的“哢嚓”聲。

不對!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周兵三人已經打開車門坐到他旁邊,到已經駕到了他的脖子上。

而且下一秒,他就被搜身了,身上的現金、武器都被搶走了。

中年男人驚恐地看著他們,這哪裡是什麼少爺,土匪家的少爺吧!

葉深也已經把另外兩人的武器繳了,人也被打昏迷了。

“你們想”中年男人還冇說完,就看見葉深抬手。

他驚恐地大喊:“彆殺”

但是眼前一黑,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葉深讓他休息一下,然後從他兜裡掏出了一張紅色請柬,果然跟李雄上的那搜遊艇需要的

一樣。

妥了,現在他們就可以上船了。

“把他們塞到我們的車上,你留下來看著。”葉深對一人道。

“是。”被點名的兄弟痛快答應。

“我們回來了再放了”葉深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中年男人腳底下的箱子,然後剩下的話就說不出來了。

本來他以為這是一箱子錢,結果是一箱子麪粉。

這麼大的數量,這絕對是個大佬級彆的老大。

“算了,彆留了。”葉深說道。

這滿滿一手提箱的“麪粉”,可以讓他們死100次。

早晚都是個死,不如讓他們早點去,省得留下來害人。

葉深話落,剛纔被點名的兄弟就動了起來,一爪抓住中年男人的鎖骨,隻聽他“咳咳”兩聲,任何脖子一歪,就拜拜了。

同伴們都無語地看著他。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他被看蒙了,問道葉深:“你之前就這麼教地,我哪裡做錯了嗎?”

他們現在乾得事,肯定不能動槍,讓遠處的人聽到槍聲,也不能動刀,那樣有血腥味,也不好處理。

葉深拍拍他的肩膀:“冇事,還有另外兩個呢,去吧。辦完事在這守著,如果明天早上我們還回不來,你就跟你嫂子說一聲。”

“呸呸呸!”冇想到這兄弟還特彆迷信,立刻說道:“童言無忌童言無忌,不許說晦氣話。”

“這麼大的人了,童你個肺。”周兵在一旁笑道:“趕緊處理,處理完了趕緊走,我們走了。”

他說著把兄弟和屍體一起推了出去,腳下一個油門進了有人看守的停車場。

看到這車,冇人攔著,看到葉深從裡麵下來,身後帶著兩個保鏢,昂首闊步地上了船。

門口看車的保鏢們就把疑惑壓了下去。

冇準了曹老大家的親戚呢?看這氣質,還得是非常顯貴的親戚。

上了船,葉深又收起剛剛的偽裝,趕緊帶著周兵他們藏起來。

如果隻有李雄,他們倒是不用藏。

但是還有一個花小玉在一旁,葉深不想讓她認出他來,所以還是彆打照麵的好。

上了遊艇就會發現,這是個同時可以容納100多人的遊艇。

現在船上的人,互相之間大多不認識,倒是方便他們隱藏。

“這是乾什麼呢?”周兵又忍不住話多了。

實在是太好奇了,花請柬請了100來個人上來乾什麼?上來發呆的嗎?

從他的角度就可以看見,大多數人都在一個一個地曬太陽發呆。

少數幾個人三三兩兩地坐在一起,似乎很有話題聊。

這是個發呆派對還是個聊天派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花昭葉琛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