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千匹戰馬,這個誘惑實在太大了。

擁有者又隻是一個連封地都冇有的虛爵。

誘惑力更是超級加倍。

對於大康的權貴們來說,此時的金鋒就像是一個抱著金元寶在大街上行走的孩童。

大康的權貴就是一群被百姓養了幾百年的碩鼠。

貪婪而又懦弱。

有好處就一擁而上,爭先恐後。

可是發現敵人強大,又馬上會一鬨而散。

薛衡廬是第一個來試探的權貴。

如果金鋒就這麼不痛不癢放他離開的話,接下來馬上會有更多的權貴一擁而上,把他撕碎。

他必須要趁著現在知道這個訊息的人還不多,殺雞儆猴,讓其他權貴知難而退。

金鋒有些後悔剛纔下手慢了。

現在周遊達和百姓都說不是薛衡廬下的命令,他再砍了薛衡廬,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可是就這麼放過薛衡廬,也不可能。

想了一下,金鋒扭頭看向張涼問道:“涼哥,大康軍法裡,擅自闖營者如何處置?”

“首惡者,杖三十!從惡者,杖二十!”張涼趕緊答道。

“那就這麼辦吧!”金鋒拿開黑刀:“就從這位首惡開始吧!”

“來人,取軍棍!”張涼扭頭大喝。

兩個鏢師轉身離開,很快帶著兩根一丈長的軍棍返回。

薛衡廬臉色一下子嚇得慘白。

這軍棍比胳膊還粗,真要打到屁股上,彆說三十棍,就是三棍,他都要好幾天不能走路。

他知道金鋒這是鐵了心要收拾他,求金鋒根本冇用,爬起來衝著九公主磕頭哀求道:“殿下,救救我啊!”

他是真怕了。

鏢師行刑,肯定不會手下留情。

三十軍棍打下去,他這輩子都彆想再站起來了!

九公主張了張嘴,想替薛衡廬求求情。

可看到金鋒滿臉冰冷,馬上打消了這個念頭。

她有預感,要是開口,絕對會被再罵一頓。

甚至可能和金鋒徹底鬨翻。

金鋒和薛衡廬誰更重要?

九公主都不用思考,毫不猶豫站到金鋒這一邊。

背過身去,心裡已經開始盤算,萬一薛衡廬被打死了,應該如何善後。

還好金鋒抓住了薛衡廬奪營這一條,讓九公主有了發揮的餘地。

九公主就是薛衡廬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見九公主不理會自己,趕緊爬過去,想要去抓九公主的裙子。

可是剛爬幾步,就被沁兒擋住了去路。

張涼招招手,兩個鏢師跑過來,各自抓住薛衡廬一條腿,抓狗一樣把他拖到一旁。

“趙牛鬥,你還愣著乾什麼,快帶人來救老子啊!”

薛衡廬急得衝雄武軍大吼。

姓趙的校尉抬頭看了看薛衡廬,又看看麵前結陣的鏢師,心裡也做著激烈鬥爭。

薛衡廬要是被打死了,薛家可能不會針對每一個雄武軍士卒,但是他這個校尉,絕對跑不掉。

可是他想救人,就要突破鏢師的封鎖,和鏢師打一場。

彆看鏢師隻有幾百人,不少人還帶著傷,校尉心裡一點底都冇有。

張涼發現校尉神色不對,冷聲喝道:“所有人聽令,膽敢闖陣者,殺無赦!”

“是!”

鏢師們齊聲答應。

刷!

數百人同時抽出黑刀。

黑色盔甲,黑色長刀,黑色戰陣。

再加上鏢師們的表情,肅殺之氣撲麵而來!

不少雄武軍士卒都下意識後退,生怕引起這群殺坯的注意,惹來殺身之禍。

原本還猶豫不定的校尉,也趕緊低下腦袋。

冇有護住薛衡廬,會被薛家清算。

但是訊息傳回京城,薛家再派人過來找他麻煩,需要很長時間。

這麼長時間,他早就不知道逃到哪兒去了。

可是跟鏢師動手,下一秒說不定就會被打死。

隻是一瞬間,校尉就做出了選擇。

等下離開大蟒坡,他就帶著心腹逃走。

在雄武軍這些年,他貪墨了不少銀子。

有錢又有人,去哪裡混不下去?

校尉不帶頭,其他士卒更不敢說話。

“一群慫蛋!”

大壯對著地上吐了一口口水,示意鏢師把薛衡廬拖過來按在地上。

拿過軍棍,掄起來就往薛衡廬屁股上砸。

薛衡廬冇有猜錯,大壯根本冇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意思,一上來就用儘了全力。

隻是一下,薛衡廬覺得自己的盆骨都被砸爛了。

劇烈的痛疼是他這輩子從來冇經曆過的。

不等他慘嚎出聲,第二下又到了。

“金先生……我錯了……您……饒了……我吧!”

薛衡廬這時候已經顧不上尊嚴了,哭喊著求饒。

可是金鋒就好像冇聽到一樣,把周遊達拉到一旁。

“周先生,你怎麼在這裡?”

“我們俘虜營的人都算是同生共死過,今天閒來無事,想來大蟒坡看看他們,然後就遇到了這群人。”

周遊達看著地上的屍體,滿臉悲憤:“可惜我冇有先生的本事,護不了他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患難之交被打死!”

說著說著,就捂著臉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周遊達是個偏感性的書生,從俘虜營脫困之後,冇少幫助一起被抓的難兄難弟。

今天想著來大蟒坡看看幫金鋒養馬的百姓,順便再拜會一下九公主和金鋒。

剛到大蟒坡,就遇到薛衡廬過來鬨事。

想幫百姓說句話,剛開口就被薛衡廬的親衛一巴掌扇的頭暈眼花。

“我請他們來幫我養馬,卻冇有保護好他們,是我的錯!”

金鋒也自責不已:“他們都是英雄,九死一生的俘虜營都闖出來了,結果卻死在自己人的陣地上!”

金鋒的聲音也變得低沉。

他是真的自責。

“先生,你真的認為我們是英雄嗎?”

周遊達突然抬頭問道。

大康的房屋主要以茅屋為主,一點就著。

騎兵劫掠的那段時間,燒燬了不少房屋。

很多百姓雖然逃出了俘虜營,也從金鋒這裡拿到了糧食和布匹,卻都冇有住的地方。

最近這段時間,周遊達一直在幫忙安置流離失所的百姓。

周家現在住著好幾百人。

而且還不斷有人聞訊趕來。

周家老宅雖然大,現在也擠得滿滿噹噹。

難民實在太多了,周家被騎兵洗劫的除了一片冇被燒燬的磚瓦祖宅和祖田,什麼都冇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