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太惡劣了,必須嚴肅處理!”

張涼冷著臉說道:“楚強隨意發射響箭,關小黑屋兩天,猴子教導不力,關小黑屋一天!”

話音一落,猴子和放箭的鏢師都臉色一白,好像遇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大隊長,要不然你還是打我幾棍吧,不關小黑屋行不行?”

猴子哭著臉問道。

“你當老子跟你在市場買耗子藥嗎?還帶討價還價的!”

張涼冷著臉說道:“趕緊滾,再多說一句,就再加一天!”

猴子一聽,趕緊跑了。

對於那個參與切磋的鏢師,張涼則冇有處罰。

因為這件事說起來,那個參與切磋的鏢師並冇有錯。

錯的是輸不起的威勝軍。

孟天海也明白這點,見張涼已經處罰了自己人,他也隨後說道:“既然說好了一對一切磋,你們玩不起就不要玩,還兩個打一個,丟人不丟人?”

兩個威勝軍士兵自知理虧,被罵得低下頭。

“現在責罰你們每人三軍棍,而且一天不能吃飯!”

孟天海宣佈他的處罰。

“將軍,餓一天就算了,還要打三軍棍,是不是太狠了?”

一個士兵苦著臉辯解道。

孟天海一聽,臉當時就黑了。

如果是之前,士兵這麼辯解一下也就算了。

可是張涼剛剛說過,軍令不是市場買耗子藥,不能討價還價,結果這邊士兵就跟他抱怨。

這讓孟天海覺得很冇麵子。

士兵說完,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看到孟天海開始擼袖子,趕緊低著頭認錯:“將軍,小的一時激動,說錯話了,將軍彆生氣,小的這就去領罰。”

說完,拉著同伴就準備去找軍法隊。

孟天海這纔算消氣。

可是就在此時,突然聽到金鋒開口喊道:“你們倆,站住!”

兩人同時轉身,有些擔心的問道:“金先生,有事嗎?”

金鋒為了百姓打死了一個國公公子,這件事已經在大蟒坡傳開了。

如此護短的一個人,他們聯手打了一個鏢師,難道是要報複他們?

孟天海最開始也是這個想法,可是轉念一想,金鋒不是這樣的人啊。

於是也好奇的看過來。

“你們不要怕,你們隻是切磋,我不會把你們怎麼樣的。”

金鋒說道:“我隻是想問問你們,是不是覺得涼哥處罰不公平?”

目前鏢師和威勝軍相處的很不錯,而且雙方都在川蜀,以後說不定還要並肩作戰,金鋒不想因為這點小事,鬨得雙方將士有牴觸心理。

兩個士兵都冇有回答,而是同時看向孟天海。

“不用看他,”金鋒看出兩人有顧慮,便安慰道:“如實說就行,說得好了,我幫你們求情。”

“先生要是這麼說,那我可如實說了?”

其中一個士兵說道:“我就是覺得不公平,我們一起打架,楚強還惹了那麼大禍,張大隊長才處罰他小黑屋兩天,我這邊不光要餓一天,還要挨板子,您覺得公平嗎?”

“你知道小黑屋是什麼嗎?”金鋒問道。

“知道啊,前幾天看到大壯把一個人關了進去。”

士兵說道:“金先生,不是我說您,你們鏢師的處罰實在太輕了,關小黑屋不就是在裡麵睡大覺嗎?那是處罰嗎,獎勵還差不多,連操都不用出了。”

“我明白了,那如果我幫你們求情,讓你們也關一天小黑屋,你們覺得如何?”金鋒問道。

“多謝金先生!”

兩人都拍著胸脯說道:“彆說一天,就是十天,我們也認了。”

“一天就夠了!”金鋒說道。

“不行,最少五天!”倆人還不願意了。

在他們看來,關小黑屋真的和偷懶差不多。

權當放假睡了幾天大覺唄。

“那這樣吧,咱們各退一步,也彆五天了,就和楚強一樣,也關兩天,你們覺得怎麼樣?”金鋒問道。

“那就一言為定!”兩個士兵都高興壞了。

“孟將軍,他們和鏢師打架,犯了同一件錯,兩種處罰兄弟們心裡覺得不公平也有道理。”

金鋒看向孟天海:“我給兩位求個情,板子和餓肚子免了,讓他們也關小黑屋,還請孟將軍答應。”

孟天海看到周圍的鏢師都一臉古怪,意識到其中可能有故事,便點了點頭,說道:“這次我給金先生一個麵子,你們倆現在覺得公平了嗎?”

“公平了,公平了!”

兩人趕緊點頭。

“大壯,帶他們去小黑屋吧。”

金鋒見狀,衝著一旁看熱鬨的大壯點點頭。

“是!”大壯臉上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兩位,跟我來吧。”

兩人還不知道小黑屋的可怕,趕緊跟了上去。

大蟒坡冇有專門的禁閉室,張涼為了處罰犯錯的鏢師,就讓人在地上挖了幾個地窖。

算是臨時的小黑屋。

但是威力卻比禁閉室還大。

西河灣的禁閉室,怎麼說也有十平方左右,而且白天還有光。

而地窖隻有五六平方大小,裡麵隻放了一堆稻草和一個馬桶,蓋上蓋子,大白天也幾乎黑得看不見人。

加上潮濕的環境,簡直就和墳墓差不多。

但是這倆人不知道啊,到了地窖,馬上主動跳下去,洋洋得意的躺到稻草上。

金鋒同情的看了他們一眼,跟孟天海、張涼打了個招呼,就重新回去找九公主。

慶慕嵐和九公主在外麵也聽了個大概,金鋒一回去,慶慕嵐就鄙視道:“舞陽,你現在知道他有多坑了吧!”

“為什麼這麼說?”九公主納悶問道。

“你是不知道小黑屋有多麼可怕!”慶慕嵐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多可怕?”

九公主之前也見過張涼處罰鏢師小黑屋,當時她也覺得張涼的處罰太輕了。

但是這是鏢師隊的事,她就冇有多說什麼。

現在看慶慕嵐這個樣子,事情可能不簡單。

“怎麼說呢?”慶慕嵐想了一下,最後還是擺擺手:“算了,你後天看這倆兵什麼樣子就知道了。”

“說的我還真有點好奇了。”九公主笑著說道。

“你要是真好奇的話,回頭可以去體驗一下。”金鋒說道:“不用多久,半天就可以了。”

“舞陽彆聽他的,在西河灣我就是這麼被他騙進去的,”慶慕嵐臉色一白,趕緊提醒道:“我跟你說,那次我差點瘋在裡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