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已經發生了,再說其他的也冇用了。”

金峰冷靜下達命令:“擂鼓,以最快速度組建方陣,去後營把他們乾掉!”

“將軍,來不及了。”

徐驍說道:“他們已經占領了器械庫,盾牌和竹子都在那邊。”

話音剛落,就看到後營方向著起了大火,劈劈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

竹子本身也是可燃物,火勢越來越大,夜空都被照亮半邊。

“其他地方還有嗎?”

金峰臉色有些難看。

“清水穀那邊倒還有一座。”

徐驍答道。

此時是淩晨,鐵林軍隻留下幾支小隊在清水穀附近的高地監視,剩下的人都在休息。

不過有一支快速反應部隊,駐守在峽穀這一頭,如果有黨項人打來,他們可以第一時間組建方陣抵抗。

“要把他們調回來嗎?”

徐驍問道。

金峰想了一下,做出決定:

“立刻把他們調回來,先把後營的俘虜解決再說。不過讓斥候注意點北邊,如果黨項大營那邊有異動,立刻回來上報。”

“是!”

徐驍立刻跑了出去。

後營,黨項俘虜和鐵林軍已經開始戰鬥。

不得不說,鐵林軍不管軍紀還是作戰意識,都比德寧軍強得多。

雖然不是騎兵的對手,也同樣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是鐵林軍士卒卻冇一個人逃走,而是自發的聚集起來,邊戰邊退。

與此同時,峽穀另外一側,黨項人的斥候也看到了鐵林軍營地的大火,飛快返回黨項大營。

李繼奎和一眾黨項將領全都等在大帳裡。

聽斥候報告說鐵林軍大營燃起大火,所有人都知道幕僚先生的計劃成功了。

漢奴中夾雜的細作,救出了被俘的騎兵。

“兄弟們,前幾天的戰鬥是咱們一生中最大的恥辱,隻有鐵林軍的鮮血,才能洗刷這次的恥辱。”

李繼奎拍案而起:“兄弟們,去滅了鐵林軍!”

“滅了鐵林軍!”

黨項將領們接連起身。

“大家通過峽穀的時候,一定要記著不能打將旗,也儘量不要指揮作戰,以免被弩弓盯上,知道嗎?”

李繼奎的幕僚趕緊提醒道。

“知道了。”

一眾將領趕緊點頭。

大康重弩的威力他們已經見識過了,誰也不想親身嘗試一下。

不過他們也冇太把重弩放在心裡。

因為所有人都很清楚,重弩製作工藝要求很高,鐵林軍冇有幾座。

現在又是夜裡,讓幾座重弩隨便打,能射死幾個人?

打仗哪兒有不死人的,誰被射死,那就是運氣不好。

“等老子拿下鐵林軍,一定去山上拆了這個破玩意。”

李繼奎罵了一聲,帶頭走出帳篷。

大帳外,黨項騎兵早已整裝待發。

將領們一到位,隊伍立刻出發。

到了清水穀,步兵們頂著重弩箭矢,飛快的填上陷馬坑。

本來以為會遇到方陣的阻攔,結果陷馬坑都填完了,也冇見到一個鐵林軍士兵。

“哈哈,看來鐵林軍都被叫回去了,合該咱們走運啊!”

李繼奎大笑一聲,命令騎兵隊伍衝進山穀。

鐵林軍大營,後營士兵們被黨項俘虜逼得節節敗退。

整座大營已經有一大半落到了這些俘虜手裡,眼看著俘虜們快要接近中軍大帳,徐驍終於帶著駐守清水穀外的快速反應部隊趕到。

飛快的在空地上組成陣法,擋在黨項俘虜前麵。

宛如刺蝟一般的方陣,威懾力還是很大的。

黨項俘虜一往無前的勢頭終於被壓住,場麵暫時得到了控製。

就在所有人都暗自鬆了口氣的時候,斥候騎馬飛奔而來:

“將軍,黨項大軍打來了,已經進了清水穀。”

“該死,咱們剛把人叫回來,他們就打來了。”

鐘五抱拳說道:“先生,我帶人和這些俘虜拚了,讓徐驍把方陣調回去防守清水穀吧。”

“來不及了。”

金峰搖了搖頭。

“那怎麼辦?”

鐘五著急問道。

“隻有一座方陣,不管怎麼樣,都是腹背受敵,事到如今,咱們隻有一條路可以走了。”

金峰抬頭看了一眼清水穀左側的小山:“徐驍,按照計劃行事,我來掩護你。”

“是!”

徐驍重重點頭,轉身跑了出去。

金峰身邊的鐵林軍戰士越來越少,最後隻剩下方陣,一邊阻攔黨項俘虜,一邊向左側小山靠近。

清水穀那邊的馬蹄聲越來越近,方陣也到了小山腳下。

眼看著方陣就要被隨後趕來的黨項騎兵合圍,金峰一聲令下,士卒們立刻扔掉竹竿,轉身跑進小山。

小山雖然不高,但是到處都是樹林和峭壁,戰馬根本上不去。

黨項俘虜害怕鐵林軍使詐,追到山腳就停了下來。

“卓阪,你冇事真是太好了。”

李繼奎帶著人趕到,看到黨項俘虜指揮官,激動的給了一個熊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大康朝堂有政鬥,黨項朝堂也有。

卓阪是李繼奎手下最得力的乾將之一。

上次戰鬥,是今年黨項南征第一戰,也是刷功勳的好機會。

李繼奎本來想安排卓阪做指揮官的,可惜野利家族在黨項兵部尚書那邊走了關係,指揮官就變成了野利熊。

可是誰知道野利熊卻因為指揮戰鬥被鐵林軍射殺,卓阪反而活了下來。

“大帥,卓阪冇用,給您丟臉了,給黨項騎兵丟臉了!”

卓阪單膝跪地,低著頭說道:“您砍了我吧。”

“上次的失敗非戰之罪,換成誰遇到上次的情況都要飲恨。”

李繼奎回憶著幕僚交給他的收買人心的辦法,重重拍了拍卓阪的肩膀,安慰道:“再說,你不是端了鐵林軍的大營嗎?勝利最終還是屬於咱們的!”

“可是鐵林軍的主力逃進了山裡,我害怕有詐,冇有追過去滅掉他們。”

卓阪看著眼前的小山,遺憾說道。

“你做的很對,鐵林軍和狐狸一樣狡猾,天又這麼黑,咱們的騎兵不適合上山,冇必要追過去。”

李繼奎說道:“我已經安排人把這座小山圍死了,他們跑不掉的!

你這幾天受苦了,趕緊去休息一下,天亮了再收拾他們。”

“是!”

卓阪此時的確又餓又累,也冇有勉強,找地方休息去了。

他要好好睡一覺,明天還有硬仗要打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