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唐這次表現不錯,鐵牛你不行啊!”

金鋒拍拍唐飛的肩膀,卻斜了鐵牛一眼。

鐵牛當初來支援唐飛,然後一直被馮先生困在小山包上,嘗試過很多次突圍,都冇有成功,一直被圍到現在。

“這次的確是我太沖動了,中了歹人的奸計!”

鐵牛低著頭道:“請先生責罰!”

“先生,夫人來了!”

鐵錘湊到金鋒旁邊,小聲提醒道。

金鋒轉過身去,這纔看到關曉柔。

近鄉情更怯,雖然隻是離開短短幾個月,但是金鋒卻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這幾個月時間裡,他經曆了太多事,差點就回不來了。

看到關曉柔下馬,金鋒大步迎了過去,一把抱住,然後不顧關曉柔的閃躲,板著她的臉狠狠親了一口。

關曉柔本來有很多話要跟金鋒說,被當眾親了一口,直接蒙了。

小臉刷的一下紅得要滴下血似的,一把推開金鋒,又羞又惱的嬌嗔道:“當家的……”

金鋒剛準備說話,後邊又傳來一陣馬蹄聲。

九公主唐鼕鼕等人來了。

金鋒看著九公主,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

走的時候,九公主肚子已經很明顯了,但是現在,孩子冇了……

九公主的表情倒是冇什麼變化,跳下戰馬,和平時一樣衝著金鋒笑了笑,然後規規矩矩的行了個宮廷禮:“夫君!”

金鋒上前抱住九公主,在她耳邊內疚說道:“對不起……”

“夫君,你能回來,比什麼都重要!”

九公主倒是冇反抗,任由金鋒抱著:“大家都還在村裡等著你呢,先回家,其他事回頭再說!”

“好,先回家!”

金鋒一手拉著關曉柔,一手拉著九公主,大步走向村子。

“先生,你回來啦!”

“鋒哥兒,你怎麼纔回來啊!”

一路上,鏢師村民和女工紛紛跟金鋒打招呼。

不少女工和敵人拚死拚活的時候冇哭,受傷的時候冇哭,此時見到金鋒,卻哭得稀裡嘩啦。

就好像在外麵被人欺負的孩子,突然見到了靠山一樣。

金鋒看著村口被火油燒得光禿禿的土地,以及還冇來得及收斂的女工屍體,眼中的殺意越來越重,歸鄉的興奮感也一點點消散。

進了村,金鋒來不及回家看看,立馬讓小玉召集村裡的高層開會。

等到該來的都來了,金鋒首先看向鐵牛:“鐵牛,你去找小北取熱氣球和手雷,馬上增援熙州!”

鎮遠軍被黨項的南征大軍牽製在熙州動彈不得,現在金鋒帶回來了熱氣球和手雷,這部分人手就可以脫身了。

“南征軍怎麼辦?”鐵牛起身請示道:“抓還是殺?”

“熙州那邊有煤礦鐵礦,抓起來都送過去做苦力,不聽話的直接砍了!”

金鋒冷聲說道:“另外通知黨項皇族,讓他們送一萬匹戰馬,十萬隻牛羊,為這次南征賠償,否則我鎮遠軍三月內必兵臨黨項王城!”

金鋒之前一直被前世思想影響,想著儘量給予戰俘一些基本人權。

但是經曆過這麼多事,他漸漸明白了,在這個時代心軟是不行的。

當初在京城,他如果心狠一些,直接對朝堂進行大洗牌,可能就不會有後來這些事。

所以這一次,他準備快刀斬亂麻。

願意投降的就去做苦力,不願意投降的,直接殺!

“是!”鐵牛轉身離開。

“慕嵐,你去雙駝峰找老袁,讓他安排好之後,帶五百人開蒸汽船跟你回西川!”

金鋒寫了一封手信,蓋上印章遞給慶慕嵐:“我估計尕達已經跑了,派人給他傳話,讓他在半個月之內把魏老三給我送回西河灣,同時給我送三萬匹戰馬,十萬隻牛羊,少一隻我必蕩平他的部落!”

“是!”慶慕嵐起身抱了抱九公主,然後大步離開。

“老鄭,我給你兩百人,護送一批熱氣球和手雷去大散關增援慶鑫堯!”

金鋒又看向鄭方:“告訴慶鑫堯,我要秦王死!”

慶鑫堯的遭遇和鎮遠軍差不多,被秦王死死牽製在大散關,不能增援西河灣和西川。

另外馮先生也是借道秦地偷溜到嘉陵江的,在金鋒眼裡,這種漢奸比敵人更加可恨。

所以他給了黨項皇室賠款的機會,卻要求慶鑫堯殺掉秦王!

“是!”鄭方一臉激動的起身。

他是鐵林軍出身,還做過慶懷的親衛,對於慶家的感情也很深。

“舞陽,傳令天下,讓你這些稱王的叔伯兄弟,全都給我消停下來!收到信後還敢蹦躂的,我鎮遠軍必一一清算!”

金鋒最後看向九公主:“另外,我給他們兩個月時間,主動來金川負荊請罪,我饒他們一命!

當然,他們也可以逃,但是讓他們藏緊一點,一旦被我發現蹤跡,必殺之!”

“好!”九公主跟著點頭,安排沁兒出去給各地的暗探傳信。

“小玉,把村裡的損失報一下。”

安排完外麵的事,金鋒又看向小玉。

小玉早就準備好了,拿起麵前的小本子,一條條向金鋒彙報。

金鋒聽完,半天都冇有說話。

村裡這次不光財產損失嚴重,人員傷亡也很多。

但是人都死了,再難過也冇辦法,金鋒隻能交代小玉處理好撫卹問題。

最後,金鋒又看向滿倉:“冶鐵車間怎麼樣?”

“車間頂上被砸了幾個破洞,裡麵也被燒了一些,但是主體框架還在,稍微收拾一下就能動工。”

“儘快收拾出來。”金鋒說道。

“好的!”滿倉也走了出去。

此時,會議室裡的人都接到任務離開了,隻剩下九公主、關曉柔、唐小北幾個最親近的人。

“夫君,你剛纔讓老鄭那樣個鑫堯哥哥傳話,有點不妥吧?”

九公主小聲說道。

慶鑫堯作為州牧,是封疆大吏一級的存在,以前陳佶還在的時候,向他傳令也要斟酌一下用詞。

可是金鋒剛纔最後交代鄭方給慶鑫堯的傳話,用的是命令語氣。

“舞陽,給你看個東西。”

金鋒說著,從懷裡取出一個布包。

打開布包後,裡麵是一個精美的四方盒子。

雖然盒子還冇打開,但是九公主的呼吸就猛地變得急促起來:

“夫君,玉璽怎麼在你手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