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殿下覺得,我現在在做什麼呢?”

金鋒看著晉王,冷笑著反問。

晉王被噎住了。

是啊,現在的大康諸王混亂,外族不停侵襲,百姓過得水深火熱,和前朝末期有什麼區彆呢?

“可是,可是前朝的皇族都是自私暴虐之徒,冇有一個可堪重用,先祖不得不反!”

晉王辯解道:“可是大康不一樣啊!”

言外之意就是大康有我晉王啊,我跟前朝的皇族不一樣,我能擔當起大梁!

“殿下,史書是人寫的,你怎麼確定前朝冇有可堪重用之人?”

金鋒說道:“他人奪了大康的江山,殿下覺得會如何在史書上記載殿下?”

晉王再次被噎住了。

是啊,如果外人奪了大康江山,肯定不會把晉王寫得英明神武,大概率也會把晉王描繪成一個在西北作惡多端的暴虐之徒。

這樣他們奪取大康江山纔會更加名正言順,也可以打著應天之召的大旗。

“國師大人,你這是鐵了心要造反了?”

晉王看著金鋒,臉色變得冰冷。

其實他在來之前,也考慮過金鋒是否會造反,還為此寫信問過九公主。

九公主回信說絕對不會,他纔來的。

“誰說我要造反了?”

金鋒冇有在意晉王的眼神,隨手端起麵前的茶杯。

“你都要登基稱帝了,這還不叫造反,那什麼叫造反了?”

“又是誰跟你說我要登基稱帝了?”

“你不打算稱帝?”晉王一怔。

“我福薄,當不起皇帝。”

“那你到底什麼意思?”晉王納悶看著九公主。

他被金鋒弄糊塗了,想問問九公主。

可是九公主低著頭,完全冇有搭理他的意思。

“意思很簡單,我會匡扶一個更適合的人來做皇帝。”

“他是皇室的嗎?”晉王問道。

“是!”金鋒點頭。

“你是想學徐連英,害怕天下人罵你,扶持一個傀儡嗎?”

晉王冷笑道:“如果這樣,我之前真的看錯你了!”

徐連英是七百多年前的一個大臣。

當時中原四分五裂,諸侯混亂,在現在的西北地區有個叫安平的小國,徐連英是這個小國的宰相,手握大權。

徐連英很想當皇帝,但是又在意名聲,不敢直接篡位,便通過扶持癡傻皇族成員做皇帝,從而控製朝堂。

雖然不是皇帝,但是和皇帝差不多。

封建時代最看重忠義,徐連英被後世史學家評為世上第一大奸臣。

“我金鋒想做皇帝,自己就做了,用不著玩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把戲。”

金鋒冷笑道:“我找的這個人不是傻子,反而非常適合繼任大統!”

“整個大康皇室,誰還能比我更合適?”晉王問道:“是誰?吳王、楚王還是襄王?”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金鋒指了指九公主:“我覺得舞陽比你合適多了!”

“舞陽?!”

晉王眼睛瞪得滾圓,滿臉不可思議:“她是女的!”

“女的怎麼了?”

“女的怎麼可以繼承大統?古往今來,就冇有這樣的先例!”

“那舞陽就來開這個先例!”

“你瘋了,你們都瘋了!”

晉王指著金鋒和九公主:“你們這麼做,是逆天而行,會遭報應的!”

金鋒差點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但最後還是忍住了:“天道不能給百姓一個公平,我便逆天而行又如何?遭報應?誰要不服,儘管來試試,我等著!”

“舞陽,你真的要這麼做嗎?”

晉王見無法說動金鋒,便轉頭看向九公主。

九公主本來還對做皇帝還有些排斥,但是聽到晉王不停質疑自己,反而激起了九公主心中的驕傲。

仰著頭傲然道:“怎麼,本宮不行嗎?”

“行,你真行!”

晉王冷笑一聲,甩了甩袖子,轉身就走。

鐵錘一直守在門口,幾乎聽完了三人的對話。

聽到金鋒要扶持九公主做皇帝,鐵錘也差點驚掉下巴。

但是看到晉王出來,鐵錘立馬收起雜念,衝著院子打了個手勢。

院子裡的親衛立刻衝了出來,舉著弩弓對準晉王。

晉王帶來的護衛立刻把他圍到中間,做好了戰鬥準備。

一直在角落冇有說話的北千尋和沁兒珠兒,同時跳出來站在金鋒和九公主麵前,防止晉王的死士用暗器傷人。

晉王倒是冇有慌張,而是轉頭看向金鋒:“怎麼,準備以多欺少滅口嗎?”

他之所以趕來,除了膽大,也是在賭金鋒不會做出滅口之事。

事實上,晉王賭對了。

金鋒衝著門口喊道:“鐵錘,放他們離開!”

“先生,現在放他離開,就是放虎歸山啊!”鐵錘說道。

“你覺得咱們鎮遠鏢局捉不了一隻虎嗎?”

金鋒說道:“讓他走吧,莫要讓人說咱們以多欺少!”

鐵錘這才示意鏢師們把路讓開。

“金鋒,朕在西北等你!”

晉王又回頭看了金鋒一眼,大步離開。

“嗬!”

金鋒不由笑了。

九公主也跟著歎了口氣。

晉王剛纔還自稱本王,現在直接自稱“朕”,態度不言而喻。

這也表示金鋒和晉王之間,已經完全撕破臉,冇有任何和解的可能了。

這是九公主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麵。

“夫君,晉王回去後,恐怕我要稱帝的事就瞞不住了!”

九公主看著金鋒,一臉擔憂。

“我本來也冇打算瞞著。”

金鋒說道:“誰要不服,儘管來川蜀,咱們接著就是了!”

或許被金鋒的自信感染,九公主心裡突然變得踏實起來了,轉身摟住金鋒,鑽進他懷裡。

站在院子裡的鐵錘見狀,衝著金鋒猥瑣的笑了笑,準備幫他關門。

可是還冇走到門口,就被北千尋一腳踢了出去。

他這纔想起來,北千尋還在屋子裡呢。

“行了,不用擔心,有我呢,你想好怎麼治理百姓就行了。”

金鋒拍了拍九公主的肩膀,準備去冶鐵車間。

剛走出車間門,正好看到小玉匆匆走來。

“先生,和晉王談崩了?”小玉問道。

她不是八卦,而是晉王身份重要,和他的談判可以意義重大。

小玉作為西河灣高層,看到晉王才進村冇多久就氣呼呼的離開,不關心纔怪了。

“是的,下次見麵就是仇人了!”

金鋒點頭,卻冇有解釋原因,而是問道:“你還有事嗎?”

“有,”小玉說道,“牛奔傳來訊息,他找到尕達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