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上下凡的神仙?

我看了隱青淵一眼,畢竟他夜即將要去仙界當個冒名仙君了。

“那既然你老婆不讓你說,為什麼你現在又要說給我們聽?”

宮時旭不解。

隱青淵一笑。

“可能是怕不說,他自己就會死在趙水英手下吧。”

趙水英的狠毒,我是見過的。

若不是她是隱青淵的手下,她是比王霸文還要陰毒難纏的角色,這個李漢生欠趙水英的錢,確實也害怕趙水英真的弄死他。

“其實也不全是因為怕趙水英,我纔跟你們說的,要是怕她的話,我就不會隱瞞她而單獨和你們說。”

“那你怎麼又忽然說了?”

自從剛纔李漢生說了冇找更好的老婆後,宮時旭看著他的眼神,都變得無比的嫌棄了起來。

“我女兒大了,馬上就要成年了,她很乖,對我也很孝順,我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我女兒跟她媽一樣,一輩子就呆在那座破城裡,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男人進去,然後被不知是人是鬼的男人睡,然後又是生育下一代,到最後老死在裡麵。”

李漢生說到這些的時候,眼睛裡泛起了一些淚花。

“我想帶我女兒從鬼城裡出來,帶她出來吃羊肉串,帶她去各個地方玩,我也想告訴大家我有家了,我女兒都這麼大了。”

想不到這李漢山剛纔還在後悔冇選個更漂亮的老婆,現在卻因為不忍心看著女兒一輩子毀在這座鬼城裡,所以哪怕是冒著可能會被那叫什麼雨樓王母的東西殺死的危險,也要把這件事說出來。

這時,李漢生忽然就抓住了隱青淵的手,不顧這麼多人在我們旁邊,對著隱青淵懇求!

“隱老闆,趙水英已經這麼厲害了,她還是你手下,我想你一定更厲害!”

“既然你已經主動的開始打聽這個鬼樓了,說明你們也是有備而來。”

“如果可以的話,我是說你們要是可以進這鬼樓的話,請一定要幫我把我老婆和餓哦女兒從這鬼樓裡帶出來,拜托你們了!”

看來這李漢山還挺聰明,知道我們可能是他的機會,所以纔會冒死相告。

可是這叫雨樓王母的,是以前天上的神仙下來的,法力自然是不用說,我有點擔心隱青淵到時候到底是不是他的對手。

“起來吧。”

隱青淵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李漢山。

“冇有見到那個雨樓王母是什麼東西之前,我也不好答應你。”

“那我明天就帶你去!天氣預報說明天就下雨!”

李漢山激動的從地上起來,一直抓著隱青淵的手,畢竟他現在把秘密透露了,隱青淵就是他最後的希望了。

“好。”

隱青淵答應了李漢山。

現在宮時旭變得有些奇怪,隱青淵倒是無比穩重了起來。

看著此時不管麵對什麼東西都無所畏懼的隱青淵,我心裡對他的好感節節攀升。

我還是喜歡他,這種感情好控製不住。

吃完東西後,我們回到酒店。

畢竟我和隱青淵關係還冇緩和,我們開了三間房。

想到明天我們就要去那個鬼樓了,我也不想每次都等隱青淵救我。

現在我有了宋木靈的靈氣,我也應該再加強練習一些控製萬木的本領,好在關鍵的時候,能夠幫住隱青淵。

我坐在床上練氣,讓宋木靈的靈氣徹底與我自己的靈氣融為一體。

我身體裡的精元完整後,練氣施法對我來說,都不再是難事。

不過就在我醉心術法的時候,房門外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我以為又是隱青淵來找我了,趕緊的從床上下來,在去開門前還跑進衛生間擦了點口紅,又用手指鬆了鬆頭髮。

等我去開門的時候,往門外一看,發現門口站著的卻是宮時旭。

宮時旭一邊吸著奶茶,一邊伸手將另外一杯奶茶遞給我。

“喏,剛纔去外麵散心,給你買的。”

看到不是隱青淵過來,我有點失望。

畢竟我和隱青淵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冇多少了。

我們都隻剩下這麼點時間了,隱青淵就不想多陪陪我嗎?

不過宮時旭這會來找我,也正好省了我去找他的功夫,於是我接過奶茶往屋裡走:“你進來吧,這麼晚了還喝奶茶,你就不怕胖的像從前隔壁家的大胖橘??!”

宮時旭對我一笑,反過來開玩笑的嘲笑著我:“剛纔羊肉串,也不知道誰吃的多呢,還好意思說我!”

“再說,你是我主人,不管我怎麼胖,你都得養我。”

“不像你,胖了以後就嫁不出去了。”

汗死,本想跟宮時旭開個玩笑的,冇想到反而先被他嘲笑了。

“行行行,你長得帥說啥都是!”

自從王霸文的事情後,我也格外的心疼宮時旭,對他說話也溫柔很多。

“隻不過我有件事情,想要問問你。”

“洗耳恭聽!”

宮時旭的性格如同從前那般,開朗且大方的就往我的沙發上橫身一躺,然後側過身,一邊喝著奶茶一邊看著我。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我用吸管暴力的戳開奶茶,吸了一口。

真好喝!

宮時旭聽我說著這話,眉頭一皺,晃著腳反問我說:“我能有什麼事情瞞著你?!”

看著宮時旭開心的模樣,我感覺他應該並冇有把王霸文是怎麼傷害他的事情放在心上,

可是他偶爾流露出來的情緒,讓我又覺得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

於是我又試探的問了一句:“你還記得,你昏迷之前的事情嗎?”

“我昏迷前什麼事情?”

宮時旭問我。

看著他那一臉懵逼和奇怪的表情,我都快要懷疑我自己是不是冇事找事。

宮時旭這模樣,看起來好像是真的一點事情都冇有。

要是因為我再繼續詢問,又勾起了他對王霸文的回憶,那我是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什麼事情嘛小嫵?!”

宮時旭躺在沙發上,又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問我。

“冇事冇事。”

我趕緊的找藉口:“我本來想找你聊聊天,不過天也晚了,你回去睡覺吧。”

“真的冇事麼?”

宮時旭忽然變成一隻大貓咪,向著我的懷裡跳進來,睜著一雙異瞳裝可愛的盯著我看,還對我喵了一句。

“真的冇事,快去睡覺吧!”

我又催宮時旭。

不過見我這麼催他,小白貓從我的懷裡跳了下來,然後蹲立在了我麵前的桌上。

“不過主人你找我冇事,我倒是有事情想和你說。”

“什麼事情?”

我向著小白貓走過去,伸手擼著他毛茸茸的小腦袋。

“你知道為什麼傾顏會讓我跟著你嗎?”

小白貓問我。

雖然傾顏冇跟我說,但是就按照傾顏這尿性,他特地挑我要跟著隱青淵走的時候,把宮時旭安排到我身邊,無非就是非了讓宮時旭監代替他監督我和隱青淵。

畢竟是我自己選擇了隱青淵,要是傾顏再糾纏我的話,顯得他堂堂龍神,也太冇麵子了。

“當然知道,不就是為了讓你來監督我的嗎?”

我坐在了小白貓身邊,伸手就把小白貓摟進了懷裡。

畢竟宮時旭變成人的時候,我和他還男女有彆,現在他變成貓了,真是可以隨便摸又隨便親。

“不是。”

小貓咪四腳朝天的的躺在我的懷裡,一雙異瞳炯炯有神的盯著我看。

“那是為什麼?”

除此之外,我實在是想不到傾顏還能有什麼其他理由,把宮時旭安排在我身邊。

畢竟像是傾顏這種人,絕對是做不到隻是因為覺得宮時旭是我的蠱,他為了我和宮時旭能天天開心在一起,才把宮時旭給我的。

可能是躺在我的懷裡比較舒服,小白貓把下巴抬了起來,暗示我撫摸它的下巴。

“摸我一百下,我就告訴你。”

聽著小白貓提的這要求,我真是冇忍住笑了。

看來這小動物變成人,不管變人變得多像,本質上還是脫離不了動物的本性啊!

不過小白貓長得本就很可愛,加上現成的貓不擼白不擼,於是我伸手摸著小白貓的下巴,真的就給它摸了一百下。

“好了,現在你可以說了吧?!”我問小白貓。

趁著我冇注意,小白貓直接就在我懷裡幻化成了宮時旭的模樣。

此時我正把宮時旭摟在懷裡,而我的手正在宮時旭那修長的脖子裡摸來摸去。

一個大男生就躺在我的懷裡,我還摸他,這頓時就讓我不好意思了,趕緊的把宮時旭推起來,我自己也站了起來。

“他懷疑隱青淵有詐,又想再次騙主人的感情做鬼,所以纔派我和主人一起,如果發現隱青淵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便要我保護你。”

看來不僅是我一個人對隱青淵不放心,就連傾顏也是這麼想。

“應該不會吧,畢竟現在我身上什麼都冇有了,而且他傷害我這麼深,我對他已經冇感覺了。”

“加上青淵也是在幫我找隱玉樓,我總不能拒絕他吧,畢竟要是找到了隱玉樓,以後就冇誰再敢欺負我們了。”

我跟宮時旭解釋。

不過宮時旭並冇有將我的言辭聽進去,而是在我麵前轉過身,隻留下一個背影給我。

“我知道主人嘴上說和隱青淵冇什麼關係了,但是心裡還是喜歡他。”

“我無法左右主人的選擇,不管主人做什麼決定,我還是相信隱青淵不會無緣無故的又對主人好,他一定是有其他的目的。”

“我的想法和傾顏是一樣的,保護主人,是我最大的職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王嫵蠱婆小說,王嫵蠱婆小說最新章節,王嫵蠱婆小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