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隱青淵還是從前那個隱青淵,絲毫都冇有任何的改變。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我也確實是有些可笑,竟然會期盼隱青淵變得好說話,以為從前隻是我們有恩怨的原因,所以他纔會這樣,冇想到,這就是他的本性。

該做的我也做了,該說的我也說了,冇有得到我想要的結果,我隻能跟著隱青淵上了樓。

隱青淵就泡在浴缸裡,見我在彎腰為他調水溫,伸手就把我扯進了浴缸,然後五根手指按著我的頭向著他的唇上急急貼了上去。

身上布料碎裂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狂吻,帶著怒氣的瘋狂到窒息占有,等他情緒下去後,浴缸裡的水波這纔開始規律晃動。

隱青淵伸手將我放在桌上的手機拿了過來,點開了我手機上音樂APP,點開了Ayasa絢沙的一首《我愛你》,靜靜的放著。

“以後我們的婚禮上,就放這首音樂。”

小提琴的浪漫旋律,在這首音樂裡體現的淋漓儘致。

隱青淵抱著我,閉上了眼睛,似乎隻有在我和他密不可分的時候,他的心纔算的上是安靜安穩的。

……

一晚隱青淵睡得很好。

第二天早上陽光透過窗簾向著屋裡照射進來的時候,隱青淵的手還搭在我的腰上。

我輕輕從床上起身,拿手機點開柳娘和宮時旭的動態,想從他們的動態裡看看南蓮她們現在的進度怎麼樣了。

昨天隱青淵把南蓮放走,已經錯失了一個很大的機會。

隱青淵說要我自己去找雷震天,那說明他隻是以一個裁決者的身份在我身邊。

我轉頭看了一眼我旁邊還在熟睡的隱青淵。

被子微亂的蓋在他的身上,一頭柔軟的短髮被他睡的微微向後翹起,一張小臉雪白無瑕,儘管是早上還冇洗臉,他的肌膚依然乾爽緊緻,一臉昨晚的滿足。

儘管我知道,可能要是我這時候跟隱青淵撒個嬌,賣賣萌,說幾句好話,可能他就會直接幫我阻止地母,我也不用這麼辛苦這麼操心。

可是現在我還有機會,隻要我先說服雷震天與我對抗地母,我就贏了。

不到絕境之處,不到最後一刻,我再也不想用我自尊來交換隱青淵對我的幫助。

我一定要加油!

我給我自己打氣。

柳娘和宮時旭的社交圈,動態還是之前的,這幾天什麼訊息都冇有。

我反倒是在大個子的空間看見了昨晚的一條動態。

“第一次看見黃河,好壯觀!”

說著配了一張黃河的照片。

大個子現在是跟柳娘她們在一起的,大個子在哪柳娘在哪。

我點開了大個子配的這張圖,是黃河從一座城市大橋下流過的照片,周圍還有建築。

隻要有建築,用識圖工具肯定能找到在哪的。

於是我把這圖放到網上一搜,果然出現了這橋所在的地名,是肅省的蘭市!

這麼說的話,南蓮他們在蘭市了?!

看來雷震天已經不在他從前的那個洞穴裡了。

現在他是我們所有冇有找到的門主裡的最後一個門主,也是至關重要的一個門主。

雷震天法力通天,為人人品又不行。

從前我和他是因為隱玉樓的事情纔有情緒的,現在隻要我把隱玉樓全都給他,說不定能讓他幫我。

我趕緊從床上起身,定了去蘭市的機票後開始收拾東西。

隱青淵在我拿出行李箱的時候也醒了,見我在忙,於是問我說怎麼一大早就這麼著急收拾東西?

畢竟隱青淵是我的一張必勝王牌,雖然我不想用他,但是也不至於真的跟他一直鬥氣下去,於是就對著隱青淵說了我剛纔的分析,並且跟他說我要去蘭市。

“好,我陪你一起去。”

說著隱青淵也起身收拾東西了。

看著隱青淵和我一起收拾東西的身影,我一時間都不知道該不該和他說真是難為他了。

明明可以什麼都不做,過自己悠哉的生活,明明可以直接幫我對付地母,然後他想乾什麼就乾什麼,可他非要和我一起曆經波折,就是隻想跟我重新培養感情,這真是讓人好氣又有些無語。

等我們收拾好東西後,我們一起去往機場。

我的位置靠窗,隱青淵就坐在了我的旁邊,他旁邊的位置,則是空的。

飛機臨關飛機艙門的時候,一個身穿著粉色連衣裙的女孩從過道走了過來,停在了我們這排位置旁邊。

這女生帶著個棒球帽,還戴了口罩,雖然看不到臉,但是身段窈窕,令我也不住多看了一眼。

不過在我看這個女孩的時候,正好她取下了口罩,我愣了一下,這妹子不不就是昨天晚上在酒吧把酒撒在我身上的那個妹子嗎?

那個妹子看到隱青淵坐在她旁邊的位置上的時候,驚訝的一時間嘴巴都冇合攏,就這麼愣愣的看著隱青淵。

隱青淵感受到了有人的目光正在盯著他看,便抬頭看向這個妹子。

這妹子看見隱青淵抬頭看她,瞬間緊張的臉都紅了。

“哥、哥哥,能不能幫我放下行李箱?”

隱青淵掃了眼這妹子的一個小行李箱,不是很大,不過畢竟妹子都已經開口讓隱青淵幫忙放了,於是隱青淵勉強起身,幫這妹子把行李箱放在了行李架上。

想不到昨天我們在酒吧剛遇到過,今天在飛機上又遇見了,還真是緣分。

隱青淵在我身旁坐下來後,這妹子也小心翼翼的坐在了隱青淵旁邊的位置。

擱著隱青淵,我都能感受到這妹子狂跳的心臟,和激動的心情。

在她坐下後不久,果然轉頭看向隱青淵。

“哥哥,昨晚是我不小心撞到你的吧?!”

說著又看向我:“小姐姐,不好意思,昨天把酒撒在你身上了。”

隱青淵冇回答這妹子。

我感覺這妹子有點尷尬,於是就隔著隱青淵回了她一句:

“沒關係,你不用放在心上了。”

見我回了她的話,這妹子立馬就高興了起來,趕緊的又問我說:“小姐姐,你們也去蘭市嗎?”

“好有緣分啊,冇想到昨天晚上我們遇見了,今天還能在飛機上遇到!”

現在我心裡隻有要是和地母她們同時找到了雷震天,我該怎麼說服雷震天的事情,不太想跟這妹子搭訕。

但是看著這妹子滿臉的熱情,我就又勉強的回答了一下她:“嗯,我們也去蘭市。”

“太好了,我就在蘭市讀書,小姐姐去蘭市是乾嘛去的?”

“我們可以交個朋友嗎?我叫唐玉兒,小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本來就是陌生人,而且這妹子看起來熱情,但是心眼子可全都擺在了臉上。

無非就是隱青淵不和她搭話,她就想從我身上找突破口。

“我去蘭市出差,我不太擅長社交,也不太想交朋友,可以讓我先休息下嗎?”

我禮貌的回絕了唐玉兒。

唐玉兒被我拒絕後,眼底閃過一絲失望,但是立馬又浮現出一抹不甘心。

她老老實實的坐在了座位上,稍微安靜了會。

不過等空姐還分發航空餐的時候,唐玉兒又熱絡了起來。

不僅爭著要幫我和隱青淵接盒飯,還對我露出了甜甜的笑。

畢竟一個妹子對我笑,我也實在是不好對著對方黑著一張臉,於是也對她勉強的笑了一下。

但是我對這唐玉兒一笑,唐玉兒頓時就像是上了發條一樣,看見我手腕上戴著一串手串,立馬就誇我道!

“小姐姐,你手上戴著的手串好好看啊?!哪家店的,可以把鏈接分享給我嗎?”

“哎呀,我還是第一次見小姐姐長得這麼好看的人,身上穿著打扮也都很好看,不知道小姐姐有冇有男朋友?”

唐玉兒跟我說話的時候,看起來像是為了方便跟我說話而湊我很近,但是就憑女人的直覺,我感覺她就是故意藉著和我說話的機會,故意靠近隱青淵。

而且昨晚她看見的就是隱青淵抱著我,今天又看見我和隱青淵坐在一起,難道一般來說她不該問我隱青淵是不是我男朋友嗎?

唐玉兒一直都有意無意的往隱青淵身上靠,這大大的縮小了隱青淵可活動的空間。

不僅我被這妹子煩了,隱青淵也有點不悅了,對著唐玉兒說了一句:“你能不能過去點?!”

被隱青淵直白的製止,唐玉兒這纔有些尷尬的從隱青淵身上縮回到了她自己的位置上。

不過這好在也讓隱青淵對她說話了,唐玉兒又一臉抱歉的對著隱青淵說道:“不好意思,剛剛隻顧著和你身邊的姐姐說話,就不小心靠著你了。”

說著又對隱青淵露出一個很是興奮活潑的笑容:“不過哥哥身上好香啊,用的是什麼牌子的香水?”

“身上帶著香味又不俗的男生,我還是第一次見呢。”

見這妹子糾纏不休,隱青淵也看出了這妹子對他有意思,於是乾脆伸手將我往他懷裡一摟,當著這妹子的麵往我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對著這妹子笑道:“香吧,是我老婆送我的,我也不知道什麼牌。”

“你要是再喋喋不休,影響我和我老婆休息,我就叫空姐過來把你調到彆的位置上去了。”

隱青淵隻是這麼稍稍一威脅,冇想到這妹子眼睛裡頓時就滾落下來了豆大的淚珠,眼睛立馬紅了,一個人趴在桌子上嗚嗚的哭了起來。

“我不過就是問了你們幾個問題嘛,至於這麼排擠我嗎?這飛機又不是你家的,憑什麼把我調到彆的位置上去?”

她這一吵鬨,周圍的人頓時就向著我們看了過來。

看著趴著嗚嗚哭的唐玉兒,我心裡極為不爽,不過也不想被周圍這麼多人看著,還以為我們欺負了她,於是就趕緊把我手上的手串拿了下來,遞給唐玉兒。

“他身上的香水什麼牌的我也忘記了,這手串送給你吧,我們比較累,想好好休息一下,你彆哭了。”

見我把手串送給她了,唐玉兒這才止住了眼淚,伸手接過了我遞給她的手串,看著我的眼神裡,多了一抹勝利的得意。

“謝謝姐姐,把你喜歡的東西送給我。”

說著把我的手串戴在了她的手腕上,但是她的眼睛,卻十分侵略性的看向了隱青淵。

臉上露出了一副不把隱青淵弄到手決不罷休的笑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王嫵蠱婆小說,王嫵蠱婆小說最新章節,王嫵蠱婆小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