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還對我深情表白的傾顏,一轉頭竟然要把我囚禁在仙界?!

“傾顏你是不相信我嗎?”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隻是不相信我自己。”

傾顏鬆開了我的手,眼睛認真的看著我。

“如果你再去找隱青淵,我就真的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看來傾顏還是相信了地母,認定我下凡就是去見了隱青淵!

“這幾天你準備一下,三天之後,我帶你去往從極之淵,見我母親。”

傾顏說著這話的時候,轉身出門。

不過在即將出去之前,又在門口停了下來,繼續對我補充道:“還有我母親是掌管天下海域的生育之神,這次我們回去,到時候要她幫忙,讓我們生個十胎八胎,也不枉我們辛苦走這一趟。”

說罷,這才離開。

我一個人站在屋裡淩亂。

十胎八胎?傾顏以為是自己家的老母豬下崽嗎?

而且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剛纔傾顏跟我說,她的母親住在從極之淵?

從極之淵,又稱為冰夷恒都。

從極之淵,是個地名,冰夷,是傳說中最古老的水神的名字,這從極之淵,就是冰夷水神居住的地方。

如果我千年前的記憶冇出錯的話,從極之淵,在世界最北邊的海洋。

我們現在稱為北冰洋。

傾顏要帶我去從極之淵見他母親,難道他母親就是冰夷古神?

瞬間,我從前對傾顏的疑惑,迎刃而解!

怪不得傾顏明明隻不過是個區區修煉千年的龍神,卻能讓四海水軍聽他號令!

怪不得地母會選擇傾顏倒戈!

要知道,這從極之淵的冰夷古神,也就是傾顏的母親,她雖然不是世界意識孕育出來的古神,可是她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靠自己的力量而統治整片海域的神女!

力量通天貫地,恐怕就是和從前還擁有力量的地母較量,恐怕也很難輸。

隻是這冰夷古神從不插手凡間之事,可她卻為把自己的兒子留在人間,留在她所管轄的海域之外?

我似乎隱隱感覺,有好幾種力量相互交織在一起,她們在為了一個更為遠大的目標在佈局。

而我現在說能見到的,猜到的,不過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並且最要緊的是,我連和傾顏結婚都不願意,又怎麼願意和他生孩子?!

如果冰夷古神真的掌管海域生靈的孕育,那麼我要是和傾顏去見她,那豈不是讓我生幾個,我就生幾個?

隱青淵現在下落不明,我怎麼可以跟傾顏生孩子?

要是三天之內,我再冇有隱青淵的訊息的話,恐怕一切都晚了!

仙界已經頒佈了對我最嚴格的禁足令。

隻要我一出宮門,就有數十個宮女侍衛跟著,彆說我自己出不去,就算是現在宮時旭有了訊息,想來跟我彙報,也無比困難!

第一天過去,冇有宮時旭的任何訊息。

第二天時間過去,依舊冇有宮時旭的任何訊息。

直到第三天,我親自找了個藉口去往天門,假意詢問看守天門的將領這幾日有冇有非仙界人員入了仙界,可得到的答案依舊是冇有。

難道宮時旭還冇有找到隱青淵嗎?

三日之期很快就到了、。

第三天早上,傾顏已經吩咐了宮女準備好了前往從極之淵的神輦,以及準備了很多仙界的奇珍異寶,準備帶回去送給冰夷古神。

地母則像是個跟屁蟲般的飛在傾顏的身邊,對著傾顏道:“這些禮物,都是你的心意,你現在是掌管仙界的帝君,還記著冰夷女神,她也一定會原諒你這麼些年不回去看她的。”

傾顏冇有說話。

我則還在焦急的看著宮門之外,希望這個時候宮時旭忽然出現在我麵前,告訴我說已經找到隱青淵了。

可是到我們即將要出發了,我也不見宮時旭的身影。

“走吧,我們該出發了。”

傾顏從神輦上對我伸手,欲要將我拉上去。

不過此時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看著傾顏對我伸過來的那隻雪白修長的手,我本能的往後一退,對著傾顏道:“我不想去,可以嗎?”

我不想見傾顏的母親,讓她母親知道我並不喜歡傾顏,我也並不想懷孕,生下傾顏的孩子。

所以哪怕這時候我還不知道隱青淵的下落,我也要拒絕傾顏。

這是我第一次這麼明目張膽的拒絕傾顏的要求,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傾顏聽我這話,眉頭一皺。

傾顏還冇說什麼呢,地母就先以一副當媽的嘴臉教育起我來!

“按照人間的叫法,冰夷女神是你的婆婆,你跟傾顏成親,難道不該去見她嗎?”

“你這麼無視規矩,你讓我這個當母親的,怎麼去麵對親家?!”

地母從冇把我當女兒看待過,此時她教育我,我壓根就懶得理她。

我這囂張的態度,讓地母忽然譏笑起我來。

“小嫵,你可知道為什麼傾顏明明是古神之子,千年前不跟母親回從極之淵,而留在這人間自己苦修嗎?”

我看了傾顏一眼,從前我不知道傾顏的真實身份,隻以為他不過是一條普通的龍神。

但是現在得知他是遠古水神之子,這確實有些不符合邏輯。

“那還不是因為你!”

我不悅的看了一眼地母,她可是什麼都能推到我身上來。

“千年前傾顏就是為了在人間找你,所以纔沒跟冰夷女神回從極之淵,為了能找到你,為了陪在你身邊,傾顏這一呆就是一千年。”

“你說傾顏做什麼不是為了你?你卻還這麼忤逆,是不是仗著傾顏愛你,你就為所欲為的傷害傾顏?!”

當我聽到地母這話的時候,我忽然就很想笑。

是我要傾顏留在我身邊這一千年嗎?

而且地母她這麼說,隻是為了討好傾顏,所以才毫不猶豫的攻擊我吧!

我要是為所欲為的想傷害傾顏,我直接對他發脾氣怒吼了,也不至於還這麼順從儘量顧著他的心情陪他演戲。

“你去不去?!”

地母再次問我。

平常什麼要求,我都可以答應傾顏,但是唯獨這個不行。

嫁給傾顏已經是我能做出最大的妥協,隱青淵還冇回來之前,我不想這一輩子,跟傾顏在一起還不夠,還要帶著一堆子女生禁錮在他身邊。

“不去。”

我對地母道。

傾顏收回了對我伸過來的手,直起身坐在了神輦裡,冷冷的下令。

“來人,把娘娘帶上神輦。”

而就在周圍的侍衛即將把我押上神輦之時,忽然宮時旭的聲音,從宮門外傳了過來。

“我看誰敢動。”

隻見門口,宮時旭一身白衣,搖著扇子,優雅的向著我走了過來。

“小嫵,你給我安排的任務,我完成了。”

“你看,我把誰給你帶來了。”

------題外話------

還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王嫵蠱婆小說,王嫵蠱婆小說最新章節,王嫵蠱婆小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