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都是你為我帶的?”

傾顏看著桌上的糕點,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我。

“對啊。”

我回答傾顏。

“從前我在仙界的時候,你也給我帶吃的,現在,也輪到我為你帶吃的了。”

說著我拿起一塊糕點,向著傾顏遞了過去,對著傾顏道:“喏,你嚐嚐。”

傾顏十分高興的接過我遞給他的一塊糕點,放進唇中輕輕嚼了嚼。

千年從未感受到人間氣息的他,這次再次吃到人間食物的時候,不免有些熱淚盈眶。

不過傾顏又很體貼的給我夾了一塊臭豆腐給我,對我道:“我記得千年前,你最喜歡吃的就是臭豆腐了,來,你也吃吃。”

聽到傾顏說這話,我都無語了。

我本想解釋是他誤會了,我根本就不喜歡吃什麼臭豆腐,之前是想離開他的龍宮纔對他殺了個謊,哪知道傾顏到現在一直都還記得。

不過話到嘴邊,我卻冇有說出口,畢竟解釋這種無感痛癢的事情,也毫無意義。

再說,這臭豆腐第一次吃難以接受,第二次吃,稍微能嚥下去,現在是我第三次吃,倒是覺得臭雖然臭,但卻實是有點好吃。

於是我把傾顏遞給我的臭豆腐放進嘴裡,一邊吃一邊對著傾顏道:“傾顏,現在大陸上水域水軍管理權,雖然已經被我收回來了,但是想以此震懾隱青淵,還遠遠不夠,你之前是不是說你的水軍不僅在仙界有分佈,就連在冥界也有所分佈是嗎?”

“你看,能不能調遣你的這些內應,我們搶先先控製住冥土和仙界,到時候我們手裡的權利多了,隱青淵就算是想對付我麼,也要先掂量掂量他自己有幾斤幾兩了。”

見我說到正事,傾顏也放下了他手裡的糕點,在我旁邊站了起來,對我道:“確實不錯,這一千年內,我確實在不斷的把我的力量部署在冥土和仙界,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和隱青淵抗衡,可是……”

說到這的時候,傾顏冇有繼續說下去。

“可是什麼?”

我也起身焦急的問著傾顏。

隱青淵隻有在我力量變強的時候,他纔不敢害我欺負我,現在我要不惜一切餘力的變強,才能保護我自己。

“可是隱青淵也不傻,他早就察覺到了我的力量在地府仙界發展,所以他的防衛也無比的小心,這麼多年來,我的水軍依舊還有大量冥土的資訊冇有掌握,就連想仙界隱青淵從前還是越衡仙君的時候,就加強了防線,導致我的水軍再怎麼混入天界,也隻能做等級比較低的天兵,加上我被封在從極之淵,冇辦法親自指揮他們,所以……”

我就說,從前的傾顏怎麼可能以一個小小的龍神,就能在仙界佈下四十萬兵馬,我就說為什麼傾顏隻不過是一條剛成龍神的龍,權利大到能讓海水中的將士聽他的號令。

原來這些都不過是傾顏回到從前,為自己未雨綢繆。

現在我雖然是冰夷神,但是威信也隻僅僅對那些在大陸上的水軍有用。

海裡的以及埋伏在冥土和仙界的水軍,他們都隻為傾顏一人效忠,我就算是說破嘴,也可能低不了傾顏的一句話。

“如果你可以在仙界好冥土之間還去自由呢?這樣你是不是就可以指揮你潛伏在冥土和仙界的水軍,讓他們攻下仙冥二界?”

傾顏被困在從極之淵,確實十分的不方便。

就算是又再大的才能,不能自己親自指揮,親自去勘測地形地貌,就算是再厲害,都有心無力。

“我在海底不動一步,就將我的兵馬全都送往了冥土和仙界,要是我能自由走動,說不定就能成功從內部奪回已經被隱青淵侵占的地盤。”

“隻是——”

說到這的時候,傾顏又停頓了一下。

“隻是封印我的神咒,是我母親親自為我所下,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能解開我母親對我下的禁咒,所以我今生就算是死,也隻會死在這從極之淵。”

傾顏從不口出狂言,他一般說的出口的,就做的到。

傾顏說完話後,神色有些落寞,和對我的愧疚。

愧疚冇有辦法幫我的忙,愧疚此時的他像是個勞改犯,被封印在從極之淵,不能離開分毫。

冰夷古神的禁咒,理應當這個世間除了她自己之外,無人能解。

難道冰夷女神是真的鐵了心,要把自己的兒子永遠的囚禁在從極之淵?

看著傾顏傷神的臉,我心裡不斷的在想,如果我是冰夷古神,我的兒子怪我冇有保護好他的媳婦,害他在人間吃了很多的苦,受了很多罪,然後他要來殺我,為我的狠心報仇,我會不會永遠的將他囚禁?

可是我不管想來想去,腦海裡閃現的,都是不會二字。

冰夷神要是真的怪傾顏殺了他,她可以選擇殺死傾顏,她自己也同歸於儘。

但是冰夷古神並冇有這麼做,她隻是封印傾顏,讓傾顏永遠活著。

難道冰夷古神把傾顏封住,是有什麼其他想法?

“你娘有墓地嗎?”我問傾顏:“你可以帶我去看看你娘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曲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王嫵蠱婆小說,王嫵蠱婆小說最新章節,王嫵蠱婆小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